小潘的第一勝何時到來?

小潘加入PGA巡迴賽後,連續兩年打入季後賽,也都各有一次的第二名,或許大家會納悶,小潘的第一勝何時會到來呢?

By ONE GOLF Nick Lin/ photos by CT Pan

每一年的歲末年終,小潘都會回到他的主場,全國花園鄉村俱樂部,舉辦經驗分享的菁英訓練課程。去年特地選了男女10位球員參加,也邀請了LPGA球員徐薇淩擔任講師,持續他的美巡賽一天主題的訓練與分享。這應該是他連續第四年在全國辦這樣的活動,2015年他大學畢業打加巡賽、2016年他升上威巡賽、2016年秋天升上了美巡賽、2017與2018年他持續在美巡賽有好表現,他都回到這裡辦講座,預計未來也會持續下去。

小潘每一年舉辦這樣的活動,都是經過精心的安排,不會重覆一樣的東西,他連續兩年從澳洲請來自己的體能教練Sean Horan,訓練對象也從之前的大範圍的普及式影響,聚焦到有機會的菁英球員,目的就是讓台灣有潛力的球員可以接棒下去;之前參加過小潘訓練營的球員,已經有六位申請了美國大學校隊,而他本人也在記者會上提到,不希望再等30年才又有台灣球員再站上美巡舞台;在他之前的30年,就是TC Chen陳志忠,現在是CT Pan。

回顧小潘念大學、轉職業的歷程,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在規畫之中,沒有超前、沒有落後,過程中也屢創佳績,只是隨著層級越高、競爭越激烈,要想贏球就越加困難。小潘自從升上威巡賽開始,包括過去兩年的美巡賽,剛好都只有一次的第二名;也就是說,他在三級的加巡賽贏過球,二級以上的巡迴賽迄今還沒有開張過。

這樣的結果是代表小潘不夠好嗎?絕對不可能,能連續兩年打入季後賽,怎麼可能不好呢?以美巡賽的獎金規模,只要保住資格卡,即便是沒有贏得任何冠軍,還是可以過著美好的生活。或許你不知道,小潘兩年的美巡賽累積獎金已經超過310萬美金,2018還比2017成長了60萬美金,他大可這樣成長下去就好,不贏球都行。這也印證了,跟他同期高中畢業的湯瑪斯曾經評論小潘,會在美巡賽打很久。只不過,我們大家,包括小潘本人,也都希望在這段很久的時間裡,能有幾個冠軍不是更好嗎?

挑場次來比賽

就以2018年秋季系列賽的幾個例子來說,才升上美巡賽出賽第二場的Cameron Champ,他就拿下一場小比賽的冠軍。他的贏球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他是美巡新世代的遠距霸主,你心目中的那些砲手都只能甘拜下風;只是他這次的贏球,不全是靠他的距離,反而是靠挖起桿與推桿,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等會兒一起說。

相對於謙普的英雄出少年,另外兩位贏球的名將就是久旱逢甘霖,一位是隔了四年多才贏球的Matt Kuchar,你沒聽錯,他已經四年多沒有贏過球了!很湊巧的Westwood也跟他間隔一樣的時間、在同一周才重返冠軍;還有一位隔了11年才又奪冠的昔日球星Howell三世,他是自從2007年有季後賽開始,每一年都打進入季後賽,且是過去11年都沒有掉過資格。這樣的經歷似乎也呼應了我在上一段的說法,在美巡賽沒贏球、只要保卡,日子也就可以過得不錯,而且只要能站在舞台上,就有奪冠的機會,只是間隔的時間長短而已。

這三人的獲勝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都在秋季系列賽,這些比賽是美巡賽跨年度的新賽程,有點山中無老虎的感覺,是尋求勝利的最好機會。2019年的賽季在八月底都會結束,新的秋季系列賽會提早開始,球季更長且場次更多,亞洲的比賽也會增多,小潘似乎已經瞄準這些賽事,並準備調整出賽步調。

其實,個性務實的小潘,他在2018年並沒有一定要打大賽或是WGC的比賽,他專注在一般的賽事,因為只要世界排名夠,自然可以打大賽;如果是跟大賽撞期的一般賽事,意義上就跟秋季系列賽差不多,強手大概都不在比賽陣中,一般人就更有機會出頭。所以,從挑場次的角度來看,小潘應該是有做過布局,就是未能打出夠低的成績而已。

跟冠軍擦肩而過三次

我之所以會說三次,是小潘在威巡賽曾經在延長賽輸過一次,錯過在每個層級巡迴賽都有冠軍的機會。至於在美巡賽,2017年他的第二名是來自農保公開賽,一個美國公開賽等級長度的場地;照理說,這對他很不利的場地,而且他在之前兩場都是淘汰的,即便是在這個第二名之後,也是連續兩場被淘汰。但重點是,他在這個像是美國公開賽的場地,打出了-10桿的成績,跟Howell三世並列第二。-10,低於標準桿兩位數的成績,這就是重點!關係到他的奪冠能力,我們下一段再說。

去年溫頓錦標賽的第二名,其實是比前年的第二名更接近冠軍,那是在球季末段的比賽。由潘太太出馬擔任桿弟,小潘打到最後一洞還有機會奪冠或是進入延長賽,可惜他開球出界,最後一洞以大伯收場,輸給冠軍三桿!重點又來了,他交出-18桿的美巡賽個人最佳桿數,也是首次四輪都是6字頭的成績,冠軍所需具備的條件又出現了。

小潘事後分析這兩場球,他認為自己還年輕,還不夠好去成為冠軍,以為已經準備好了,在重要關頭才發現不是這樣。像是溫頓錦標賽的最後洞,他認為是心態的問題,影響到決策的執行,他體會到不能勉強而為,必須順勢而行,狀況不好的時候就打保守,手氣順時就積極搶攻!或許,在溫頓錦標賽的最後洞,他應該是逆勢而為吧

如何催生第一勝

我對於小潘的認識,以及他的個性跟對自我的了解,他跟老虎是走不同的路線,他不會說,「我參賽就是要贏球」這種話,壓根子應該也不會這麼想。反而是,他要求自己多打入領先群,多進入爭冠的行列,自然會增加自信心跟面對關鍵時刻的緊張。一個冠軍可能是幾個亞軍堆疊而成的,大部分人的一冠是要慢慢磨出來的。

我在前兩段文中,試著從比賽場次與相應的低於標準桿數,來找尋小潘的可能冠軍機會在哪裡,似乎沒能尋得線索。第一年他是新人,幾乎每個賽場都是第一次打,被淘汰率幾乎是五成,但有三次的前十名,也是12位打入季後賽的新人之一,最後排名第88;去年他的出賽晉級率達到三分之二,有十次的前25名,年終最後排名是第35名,有明顯的進步。

從這樣的結果,可以想見小潘的各項統計數字也都跟著進步,不然無法支撐如此的成績。大家認為最為關鍵的擊球距離,小潘的平均數字也到了292碼!排名由132上到125,但其實那都是小數點後的差別,不需要過度計較。以他們的層級來說,不論身材高大或是瘦小,要想增加桿頭速度是很有限的,不然巡迴賽就沒有短距離的球員了!

小潘認為,美巡賽的冠軍球員的特質是,自我誠實。誠實去面對自己的缺失,設法去加以改進,並有過濾建議的能力,對某人有效的建議或方法,不一定就適用在另一個人身上。小潘不會一昧的追求距離,反而是要增加穩定度,像是標準桿上果嶺率。他在去年這個項目高達71.2%,排名在第五,也是他所有排名數字的最佳。這個數字可以直接算出18洞的博蒂機會將近有13次,但也應該是他的推桿優勢數字不佳的原因之一,上果嶺後離洞不夠近,兩推的結果比較多,統計數字就不漂亮。

寫了這麼多,也分析了不少,小潘的第一勝何時會來呢?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需要天時、地利跟人和,天時可以說是秋季系列賽,地利可以說是某些特地場地,人和就是不要有人突然抓狂地抓鳥;或者,也可以說是自助、人助與天助!自助就是回歸到自我的成長,讓表現反映在桿數上,尤其是四輪打完要在兩位數的負桿數,這是接近爭冠行列的不二法則。小潘除了在溫頓錦標賽打出-18得到第二名,關鍵的第二場季後賽戴爾科技杯,也以-12桿並列第四完賽,排上升39名,才得以打第三場季後賽,而這兩場他都是四輪打在6字頭。

不論是四輪都打在6字頭,或是交出低於標準桿兩位數的成績,這就是小潘能否拿下第一冠的關鍵;至於,時間會是何時,就如同小潘在前面所提到的,何時可以調整好平穩的心態,何時就有機會交出更多低於標準桿兩位數的成績,而我們也希望,在那多幾場的四輪6字頭中,就會有第一勝的出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