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四國高爾夫(三)

昨天一到高知就投入球場之中,在這個四國之南的太平洋岸,一切都非常的恬靜與慢活,就像遠處的洋面與山上的球場,它們始終無語面對著
By Nick Lin

我們在高知落腳的飯店,安藝溫泉旅館,就坐落在山坳之間,許多的日本旅客也都會住到這裡;飯店門口停了幾部旅行重機,車牌是外縣市的牌子,這些人可是千里而來。原先我並未了解到,等到在去球場的路上,一些好像見過的場景又出現,才知道這間飯店就在土佐高爾夫俱樂部與黑潮俱樂部之間,一個出門左轉,一個右轉,去到兩個球場都是十多分鐘的車程。

今天所要打的黑潮高爾夫俱樂部,也有36洞的設計,其中的18洞就叫做黑潮,另外有暖流跟太平洋各九洞。太平洋暖流?這不就是黑潮洋流的效應,一切都訴說著這裡是太平洋岸的溫暖氣候型態。原本我們的行程是昨天跟今天都打這個球場,但因為這裡辦日本長春巡迴賽的排名賽,黑潮18洞不開放,另外的18洞時間就卡很緊。到球場時,真的在入口處見到選手權的報到處,後來才確認,台灣有兩位長春球員來參加,一位是徐國雄,另一位是林根基;在更衣室裡我還遇見幾位叫不出名字,卻很面善的日本球員。

黑潮高爾夫俱樂部


歷經了昨天起伏的山地形球場挑戰,黑潮俱樂部的暖流與太平洋球場,卻是給了我們高原上平台的感覺,滿滿的開闊視野,可惜當天空氣不佳看不到外海;感覺上像回到平地上打球,不只地平了、球道寬了、樹林也不見了,在這個沒有海風的季節,球場的地面與上空全數開放,空曠到失去了目標感。

我們從太平洋球場出發,顧名思義這九洞就是跟太平洋有絕對關係。第一洞五桿洞就像我前段所描述的,整個就是寬、寬、寬;果嶺地形並未高起,幸好旁邊有沙坑標示出相對位置並插上了旗竿,才有了一些方向概念,而我對這支旗竿的方向感也太準了,130多碼的距離居然直接打中旗竿,球就停在洞邊的ok博蒂。好像出國比較容易打出直接進洞的老鷹,這回差一點。

帶著早晨的驚喜往第二洞走,同樣是往太平洋方向去,後面的第三洞、四桿洞也是往太平洋方向走,到了第四洞才回頭往會館方向走。這樣回想起來,我們隔天回到土佐的戶室球場所看到的黑潮球道,應該就是太平洋球場這三洞了。

離開第一洞果嶺時,我被果嶺上的千瘡百孔球痕所震驚,都沒有人修補,已經都曬乾成為凹洞,這是我所見過日本高級球場最離譜的一次。可能是維護人員都集中心力在維護黑潮球場吧?上次在濟州島,我是看到下午都有安排農婦在補凹洞。 心中還是不敢置信剛剛所看到的果嶺,雙眼隨意地往四處張望。咦?右邊山谷另一頭應該就是黑潮球場的球道吧?看起來必較像是土佐球場,只是風格不太相同。


走到了第二洞梯台上,是一個距離與格局都很大的過山谷球洞;過山谷的三桿洞在日本山地球場算是標配,這一洞距離要到185碼,正面偏右側都是山谷,果嶺因為地勢高起,好像深入後面的太平洋天空中,有難度且大氣,像男子比賽場地。這一洞的大景,取代了前一洞糟糕果嶺表面給我的印象。

太平洋球場的前三洞,就數第三洞這個415碼的四桿洞最難打。開球高打低到縮窄的球道上,如果有風勢必更難。之後的幾個洞就在面山與面洋之間的山地迂迴,第七洞一個開球盲眼的四桿洞,過了球道高點就會看到果嶺背景的太平洋,果嶺的右前方有個大水池,並連通一條溝渠橫過果嶺正面,水池上則擺著這些英文字,Casio World Open!是的,每年的11月底在此就會辦男子的日巡賽,這就是比賽名稱,跟宮崎的鳳凰公開賽並稱為日巡的世界賽程。這又證明了,高知縣的球季開始得早,結束得晚。


過九洞又必須吃喝了,我們這組三人打得超快,還刻意在會館等後面的同伴一起上樓用餐。吃了幾天的日本料理午餐菜色,今天特地換了一客牛排試試。我只能說,期待晚上的和牛烤肉比較實在;雖然室內可以抽菸,但總覺得悶悶的,到戶外看著美景抽茄,才是舒坦。

暖流的這九洞,同樣也是前三洞都是對著太平洋,我心中納悶著,怎麼不另外這18洞都叫太平洋好了,卻又分出一個暖流。相對於太平洋九洞,這區有更多洞是橫向對著海,像是平行於山腰的梯田設計,視野還是開闊,尤其左右還有其他球道,更加的放心。只是,我們沿途就是在等,因為前面的台灣同鄉兩組打成一組,加上可能不熟悉自助打球的互助精神,慢到我們整個節奏都被打亂了。心中沒有什麼暖流感受,倒是冷冷的手感。

打到最後的幾洞,終於開始吹起風了,讓這個開闊球場的上空有了難度的呈現,像是370碼的第七洞,逆風開完球還要140多碼,面對果嶺前有水池、逆風、旗竿在後的情況。決定拿160碼的球桿打左弧球靠近旗竿,到現在那一球的飛行軌跡還在我腦中,但球卻是落在旗竿後方跳進長草區,從那個短邊粗草區下坡球位,別想一切一推。

可能這是此行的第三場球了,或是球道突然由窄變寬、由起伏變平坦,加上球場狀況並沒有很好,讓大家對於原本最崇高的黑潮俱樂部感到失望,應該又是因為比賽名氣而被過度炒作的球場吧?它算是好球場,值得來打,但是跟人滿塞車的景象相比,它有些名過其實。

頂級和牛烤肉吃到撐
 

打完球去市區準備吃晚飯,時間都還很充裕,於是又繞去高知車站附近,那邊有電器商店、藥妝與零食店,許多人沿路就一直在買軟糖,我看我回程在機場也買一下好了。高知車站最顯著的地標就是那三尊銅像,坂本龍馬、中岡慎太郎與武市半平太,這三位來自高知的明治維新功臣,我們從來程的路上就聽了故事,去到球場也有看版述說,來到車站逛街還是以他們為主題,整個城市真以這些歷史人物為行銷包裝

這家和牛烤肉,看起來又像是當地人在吃的店,由於這是我們在日本晚餐的最後一頓,地位應該是要超越第一餐的虎豚餐吧!店家體諒剛剛大家有先逛街會餓,或是烤肉要準備一下,於是先上了和牛蛋花肉湯粥。一個像大碗公尺寸的粥先傳了過來,大家互相看看,準備盛出來分享,有些人更是直接喊跳過,深怕等一下沒肚子吃烤肉。只是這些想法,在大家嚐了第一口牛肉蛋花湯粥後,全都豁出去了,鮮美微辣的牛肉湯汁,搭配生米所煮成的粥與蛋花的陪襯,根本不需要咀嚼,就像是在喝湯一般,快速達到完全的飽足!但絕大部分的人還是只喝一碗,只有一位身材精瘦的簡先生,一人喝掉三碗,佩服至極。


有了牛肉蛋花湯粥墊底,大家烤起肉就優雅許多。第一道肉算是鋪陳,由牛舌先出場,好像一般的順序也是如此。這道先發的牛舌,倒是有些人會跳過,可能是「不正經」肉的關係,套句老北京人所說的,內臟或器官都算是不正經肉。

以牛舌練烤或當熱身確實也不錯,重點的和牛肉第二個上來。肉質果然飽滿,且厚度適中,吃起來整口的幸福。有點油脂又不會多到滴出,外表酥脆、內部柔軟,香味不草不膩,再來幾杯清酒佐肉,味道完全搭配上了。剛剛還想留肚子的作法,現在是完全用出來,毫不保留,也不看之後的豬肉、牛小排跟牛歡喜了,直接就獻給和牛烤肉。

和牛烤肉算是許志山高爾夫旅行團的經典晚餐,上次在三重縣也是。這回來到高知縣同樣準備了,幸好我約是一年跟一次,不然尼克大叔回國有練不完的健身。今晚,牛肉蛋花湯粥與和牛烤肉,我已足以!偏好食肉的我,還是投它勝過虎豚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