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四國高爾夫(四)

四國的國境之南土佐,因為太平洋的溫暖呵護,帶來美好的天氣與滿開的櫻花,更增添了球場濃濃的土佐感
By Nick Lin

最後一天在日本的早晨,這裡的天亮並不是很早,漸藍的天空搭配著微涼的空氣,泡在飯店的露天風呂之中,整個人像是赤裸地飄浮在天地之中;這樣一天的開始,應該是大多數人不會有的,對我來說也非垂手可得,只差沒能再點上一支雪茄而已。

我們從容地從旅館登出,門口的櫻花樹正呈現著清晨的鮮美,這幾天在高知,真的可以滿足櫻花控們的拍照需求。出了門轉個彎,我們又來到景色像礁溪的土佐高爾夫俱樂部,下車處又是櫻花樹列隊歡迎;其實,在上來的山坡兩邊,櫻花樹從沒斷過地對我們歡送與迎接。上到二樓餐廳,球場為我們40多位台灣團球友擺設好了早餐;只是,在這些天我發現,日本人早餐吃米飯的習慣比我們多太多了。

兩天前,我們來打了這裡的足摺18洞球場,它是比較偏球場的最左邊緣;當時的山地起伏與恰到好處的果嶺與沙坑布局,加上狀況很好的草皮,讓我們印象深刻,還完勝昨天的黑潮高爾夫俱樂部。只不過,印象中前兩天另外的18洞球場在保養打洞,今天的果嶺狀況會好嗎?

土佐高爾夫俱樂部的另外兩個九洞分別是桂浜與室戶,前者比較是在中間的地帶,後者是偏右邊緣,可以看到更多的太平洋海景,甚至我們在走往梯台的路上,回頭看太平洋洋面,一條黑色的潮帶靜止在上面,「那就是所謂的黑潮」,導遊許志山指著遠處說著,而它就是孕育了南四國溫暖天候的海洋恩賜。

高知就是以前的土佐,到土佐一定要聽坂本龍馬跟中岡慎太郎的故事,就連梯台旁的休息亭裡,也有他們的故事陳述設施。我終於花點時間好好看一下是怎麼回事,以有限的漢字辨識能力去了解故事的大綱。基本上,這兩位都是早逝的年輕人,一位33歲過世,另一位30歲被暗殺身亡,而且是在跟另一位會談時,這其中應該牽扯到許多不可告人的祕密吧!還是不要了解太多,相信表面的文字陳述就好。

前天來打足摺球場只打白梯,總長不到6300碼,今天是離開日本前的最終戰,特許我們打藍梯。大家聽到這消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終於有些挑戰了,憂的是大家夜夜笙歌後,今天應該是體力透支了吧?6600碼的距離,加上山地起伏的地形,應該是還可以負擔。

桂浜球場

從昨天黑潮的台地型球場,回到土佐的山地球場,視覺上感覺習慣很多,綠色地毯般的球道鋪設出球洞的走向,兩邊的球道沙坑告訴你落球區在哪,再往外的枯黃長草區,讓反差更明顯;如果你的球歪更多,那就是樹林底下找了;像是桂浜的第一洞,如果球偏到右邊,不只有沙坑抓你,前面還種了樹阻擋去路,根本是不給你路走,我就是這一洞的受害者。

或許,你會好奇果嶺狀況到底如何?在第一洞果嶺上確實看到微量的沙,還帶著一點露水,看起來應該不會太快吧!結果前一組在果嶺上磨了半天,後來才知道,有人出現了四推!看來稍早對果嶺保養的疑慮,似乎是多想了。在日本球場打洞鋪沙,還是可以把洞用砂補平、以機器滾壓、再灑上水,讓洞痕的影響降到最低,推起來平順有速度。

打藍梯其實差別是在,當第二桿距離長時,彈道還能打夠高嗎?許多的果嶺變成正面都是深沙坑,必須要高飛的軟球才能停在旗竿附近,常常就是150碼上下的考量與考驗,過頭變成下坡推或切,不夠就在深沙坑裡頭救球。

我們的車子在山谷或是山腰之間穿梭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沒有一路的上坡,也沒有一路的下坡,球道總是會出現在夠寬的地區,讚嘆當時的設計圖是怎麼排出來的!三桿洞只需要果嶺跟梯台就好,而在這裡的山地球場確實也只能給到這樣,更造就了三桿洞都精彩的設計。

那在三桿洞之間的長洞連接或是鋪陳,設計師真的開疆闢土而來;像是難度一的400碼第五洞,球道就是繞著左山麓走,右邊就是落差很大的其他球道,開完球第二桿都要在180碼以上,果嶺的右方跟後方也都沒有救贖地,十足會打爆的一個洞,幸虧我在這洞還從沙坑一切一推救帕;至於最後一洞,是山地球場難得有水池的設計,開完球大概都剩100碼初頭。面對一個正面都是水池的果嶺,水延伸到左邊還有一株盛開的櫻花樹,前組打完不離開,原來就是為了拍照。那株櫻花樹,搭配這一個半島果嶺設計,就是桂浜的最佳句點。

室戶球場

過九洞需要休息是日本的規矩,盡管可能只是十點不到,還是要進去吃午餐,每次的日本高爾夫行程,都是增胖之旅。在我們用餐過程中,有球場人員會幫我們移車跟整理東西,我明明記得將手套塞在置物籃裡,以免被吹走,回來要用卻真不見了。結果,打了幾洞之後,才發現被夾在車頂下一排夾子上,日本人也太貼心了吧!幫我晾在上面,還以為弄丟了。

室戶這九洞最靠太平洋邊的球場,它的海景需要登高才能望遠,也就是在第三洞的梯台上,你可以下看其他的山谷球道,也可以遠眺對山的黑潮高爾夫俱樂部,往右看出去就是太平洋方向;這一洞跟下一洞剛好就被放在這個高原台地上,中間以幾棵棕梠樹跟大沙坑加以區隔,很像海濱球場,而不是山地球場的風格。

打著打著,球場漸漸地起風,也慢慢地塞車了,尤其在三桿洞,最尷尬的是後面的日本球友也來了,我們打藍梯,有不能輸面子的壓力。182碼的大下坡第五洞,前後總共塞了四組球友,果嶺是從左邊山谷灌進來的風,在梯台高山上又是右邊的風,球一打出真的很難臆測會怎麼飛;所幸有前組的帶路,我們這組有兩位就在後組日本人的見證下,都打上了果嶺,我還離旗竿不遠,順利抓鳥,真是有面子啊!這一洞的難打是當你站上下一洞梯台時,發現球不斷地從山坡滾下來,才知道那個果嶺有多難上。

這個球場的海景要在進入最後三洞時才出現,第七洞的果嶺右邊看出去就是,但也常是風吹襲的方向;同樣的情況,第8洞這個長三桿洞的果嶺,墊高的地勢也有助於往右看海;最後一洞440碼的四桿洞,整個梯台區的左邊與前方,像是阿凡達的空中孤島,站上去看風景很簡單,但要將小白球往前送過山谷到球道上,令人想到惜別的海岸這首歌。我們大家在這一洞沒有不爆的,這洞難度差點只排二?我得要幫它說話,它是最難打的一洞,無誤!

 

在地美食帶回家

晚上七點左右的飛機,晚餐在機上吃了,昨晚的和牛烤肉算是個完美的結束。我們好整以暇地從土佐球場出發,反向走一次高知與高松之間的高速公路,同樣也是數隧道數到睡著。這條高速公路真的很像要從宜蘭回台北的感覺,再見了土佐!坂本龍馬,我可能不想再聽見你了。

高松機場是一個很小的機場,比松山機場還小,但所賣的日本在地美食可是會讓你大開眼界,尤其是當你帶回台灣烹煮分享時,更會懊惱當初不多買一些。還記得我在第一篇文章就提到的讚岐烏龍麵嗎?就是要等到上飛機回家前再買,尤其要選半生的麵條,附有醬油調味包,方便好料理。我們一團人差點把貨給掃光,其他還有人帶了照燒雞腿,一支要800日圓,確實也不便宜。但是想到九點多到台北,回家可以煮來當消夜吃,還有續留日本的感覺。比松山機場還小,但所賣的日本在地美食可是會讓你大開眼界,尤其是當你帶回台灣烹煮分享時,更會懊惱當初不多買一些。還記得我在第一篇文章就提到的讚岐烏龍麵嗎?就是要等到上飛機回家前再買,尤其要選半生的麵條,附有醬油調味包,方便好料理。我們一團人差點把貨給掃光,其他還有人帶了照燒雞腿,一支要800日圓,確實也不便宜。但是想到九點多到台北,回家可以煮來當消夜吃,還有續留日本的感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