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岡山高爾夫-四

或許你會納悶,怎麼高爾夫旅遊都是先寫前一晚吃什麼?首先,吃美食一直是日本高爾夫的重點之一,午餐跟晚餐都是,尤其是晚上這一餐,上次在四國我們還吃到河豚餐;另外,因為前一晚常常吃太多,有些人就會跳掉早餐,尤其是打早球的時候,差不多十點多就要又吃午餐了。這就是為何我把吃的放在前面寫的原因,最後,因為回程的最後一餐是在機上吃,也沒什麼好寫的啦!

天婦羅料理

精通日本料理的饕客都知道,這是一種頂級高價的日料,但可不是照其字面意義炸一炸就好,是所有的食材都用炸的方式料理,卻保有原來的鮮味。之前就跟此行小海隊的隊員朝聖過台北的天天婦羅料理,由日本老師傅掌廚,後來他退休回日本就大走樣了。

在日本的最後一晚,我們沒有再吃和牛,而是由Yama找到一家店面不大的天婦羅料理,我們幾乎是包下一樓的用餐區,而店面之所以不要過大,因為吃天婦羅跟生魚片一樣,最好是坐吧台,看著他們料理並親手送上。我一進店就幫小郭跟老徐在吧台占了位置,只能跟同行女團員說抱歉,因為店長真的是一位帥氣職人廚師,占了她們親近的好位置。

坐好吧台位置,看著主廚準備著食材,有北海道大牡蠣、蝦子、河豚、魚片、比目魚等等,這些都是待會要一一上的菜,但不是同時擺在料理台上,而是一道上完才準備下一個食材,有著優雅的節奏!主廚從或粉、下鍋炸跟擺盤上菜,都是自己來,坐吧台吃的溫度最對的,也不必擔心油煙問題,因為不是熱炸的處理方式。薄薄的一層炸粉,咬開中間室依然Q彈的魚片、蝦肉、牡蠣,甚至有整尾的河豚。今晚我們又在精緻的前提下,吃到撐了,趕緊溜到店外站著抽雪茄!

後樂高爾夫俱樂部

這幾天我們就住在後樂集團的旅館之中,每天進出都會看到後樂球場的照片,感覺就像是一個很精緻的招待所球場,聽說難度在於果嶺,面積大且速度快,打起來應該是心曠神怡,比較像是我起初誤認的後樂園吧。

這次的岡山高爾夫之旅,來的是下午班機,回程是傍晚飛機,第五天還是可以有完整的一天打場球,後樂球場離機場十來分鐘,不僅不必擔心班機時間,還可以慢慢地來。以地利之便它是不二選擇,再以球場的挑戰度與設計來看,把它當成挑戰球王與球后球場之後的甜點,又是最為恰當不過了!

後樂球場不是辦比賽的場地,可能是總長度的問題,辦女子比賽應該還可以;但以一個鄉村俱樂部的規格來看,卻又是一個頂級的私人俱樂部,聽說是招待集團的一些貴賓用,每天只接26組的客人,我們的團不大,剛好適合他們所要的客人數。一開始我們又是選倒數第二個梯台打,因為這個梯台普通稱為藍梯,也有叫做綠梯,這球場只分前梯、正常梯與後梯,外加一個女生梯,正常梯6500多碼剛剛好,可以體會球場的難度,也不會過於艱難;不過,還是經過溝通才放行我們打正常梯。這個不給打藍梯的觀念,應該是深深影響了台灣的球場業者。

我們今天都從後九洞出發,第10洞是一個下坡左轉的球道,整個正面到偏左都是水塘,還沒熱身是很難開好的;而就在大家注目之下,小郭開了一記超遠的球,從水塘的最遠端跨過去,獲得了滿堂喝采。我則是開了高飛球剛好過水,從長草區攻到果嶺邊。這幾天一直沒提到長草,日本球場要求開球精準,球滾進長草不會難找,但是要打上果嶺就不好控制;如果是果嶺邊的長草,切的時候更要小心力量被吃掉,因為草根會絆住桿頭,造成好幾次的切短,加上這裡果嶺刁鑽,一切一推真的很不容易。

站在後樂球場的梯台,你會看到整潔的球道曲線,沒有張牙舞爪的沙坑群,只是點綴出球道的腰身,果嶺附近的沙坑也是在襯托出果嶺的臉型,通常也都是笑臉的形狀,前幾天沒打好的人,都企圖在這裡做個療癒,打個好成績好回家。只是,這邊的大果嶺,的確不好抓速度,轉折也搞不懂,我曾經不信邪,在同一路線多推了幾次,還是推不進去,最後只能放棄。

不過,千萬別以為後樂的球道沒難度,第17洞201碼下坡的三桿洞,就很有挑戰,果嶺是扁長型,只有在入口處有一個沙坑,左邊是一條蜿蜒的溪流,旗竿插在沙坑右邊,變成很小的一塊有效位置。我拿4鐵打到右邊緣,還是推不成博蒂;接下來的第18洞是直角往右轉,轉彎處的沙坑大家都想騎過去,尤其是簡家父子檔,結果都下沙,估計直切飛行要超過250碼的才行;相較於我們三個男生鑽牛角尖,郭小姐則是發現這一洞的美景,從球道水邊拍到果嶺前的水中花圃,果真男生與女生的視角截然不同!第18洞這個508碼的五桿洞,的確是一個可以賭注的收尾洞,也是正好是會館下方的造景,完美的一個布局。

過九洞才十點多,肚子已經有點餓,因為我就是跳掉今早的早餐,加上懷念牛肉的味道,特別點了一份燒肉飯來吃,讓日本行有始有終,和牛開始、燒牛肉結束。當然,還要分一點別人的炸豬排或是雞肉,這幾天的午餐從來都不是單點的概念,而是有好吃的大家分。

又是吃飽喝足後,面對短一點的前九洞,跟山陽球場有點類似,先打後九洞就是先挑戰難的!只是,這邊前九兩個五桿洞是兩個極端,487碼的第二洞,好像很好欺負,卻在果嶺前有兩個水池蜿蜒,想要兩桿直攻上去很不容易,三桿上打個par是可以;另外的第六洞552碼還上坡,就是把距離給補回來,比起後九560碼的第16洞毫不遜色。

我們此行五天的行程,其實是卡在日本兩個颱風之間,前一個剛離開北海道,我們就到岡山,等到我們快要離開日本時,又一個才偏西要到韓國去,我們就受到外圍氣候的影響,後兩天都是陰天多風,今天在後樂的最後幾洞尤其是。

本來面對三桿洞都還可以輕鬆欣賞水中的盆花,到了151碼的第七洞時,正面的大逆風加上果嶺邊有五個沙坑圍繞,感覺像是回到台灣北部的冬天、或是去到了蘇格蘭,得要拿出打低壓刺針球的本事。我拿出5號鐵桿照設定打出低壓球,眼看著球對著旗竿低低飛去,可惜還是短了一點,但也算是寶刀未老。

最後的第九洞371碼是不長,但是果嶺左前有大水塘,開球沒開好加上逆風,第二桿絕對超過200碼,即便開好也要180碼;小郭在前組打完就等在果嶺旁,好似要等著抽雪茄,又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原來,這一洞他沒開好,第二桿還很遠且要過水,他拿三木直攻過來,還打成標準桿,為他初次的日本高球之旅,畫下滿意的句點。

在從容的梳洗之後,我們大家往岡山機場出發,準備搭機回國。在車上,Yama補發了第一場答應我們的上果嶺獎金,之前在四國那一回我是拿去買烏龍麵。這次我將三千日圓留下來,打算在機場找個餐廳請兩位兄弟吃一餐,因為岡山小機場沒什麼好買、也沒什麼好逛的。

原本打算趕快吃一下,再去外頭抽雪茄的,哪知道誤打誤撞地,我們坐到一個三角窗的座位,三人剛好一人一邊,小郭看看天花板,再看看桌上的牌子說:嘿嘿,這間是吸菸室耶!這下不必急著吃了,慢慢吃、慢慢抽就好,這又要佩服日本人,怎麼可以在機場餐廳還弄一間可以抽菸的空間,排煙好也不會干擾別人,讓這次的日本岡山高爾夫之行,在一個意外的小確幸中結束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