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斯汀湯瑪斯:備受矚目的新秀

【Edited by Nick Lin】

他才23歲,但是以著特殊的才能,湯瑪斯已經為自己帶來無可置信的名聲與財富。他跟本刊的布萊恩威克談到,如何在場外重度使用社群媒體與場上維持高檔戰力。

那是在新年前的幾天,賈斯汀湯瑪斯在夏威夷卡帕努阿植林球場的停車場,他看到史畢斯專用的停車牌,特地停下來繞了一圈看看,並在上面以奇異筆寫下「金童」。史畢斯是僅次於老虎的名人賽最年輕冠軍,也拿下過兩次大賽的勝利,金童這個外號是湯瑪斯與柯特納斯特在三年前幫他起的。隔一天,在衛冕冠軍的牌子、史畢斯名字旁邊,被用口紅畫了一個紅唇,這又是湯瑪斯幹的!

23歲就有錢又有名,活在尊貴的頂級生活圈之中,這就是職業高爾夫。

在球場上,湯瑪斯很嚴正地看待高爾夫,解釋了為何他可以快速地贏下多場冠軍並擠入世界前十,包括拿下今年開始的連兩場比賽,其中他還打出59桿的單輪成績,並以PGA巡迴賽最低的72洞成績拿下索尼公開賽冠軍。

出了球場,他並不會這樣來看待自己,但也說明了跟好友史畢斯之間的惡作劇之戰(他們兩人從小就是不打不相識,十年前的艾維養青少年名人賽就碰頭,湯瑪斯贏得比賽,得到跟裘莉茵斯特打配對賽的名額);他們倆在推特上互傳簡訊,還貼上了許多的糗照。除了史畢斯,他也常跟巡迴賽上的好麻吉,佛勒跟史邁力霍夫曼一起混,像是去巴哈馬的貝克斯灣高爾夫俱樂部脫了上衣一起玩,那次的聚會被標成#SB2K16(幫40歲以上的讀者翻譯一下,這是指2016年的春假)。

「一場接一場的巡迴賽生活,那是一種磨練,」湯瑪斯跟本刊說:「在比賽之間、練習賽或是在場外時,我會試著享樂一下,做一點我這年紀該做的事。如果不是這樣,那會一點趣味都沒有了。」

湯瑪斯承認,盡管去年因一點點小成就帶來了寵幸,卻也不是那麼的有趣。他的職業賽起步是從威巡賽取得PGA巡迴賽資格,算是非常好的開始,上到美巡的頭一年就有七場的前十名,在年度球員的投票上輸給了丹尼爾柏格,他很沮喪那些獎座就從指間溜過。所以,他打了電話給尼克勞斯。

 

「你必須公平地看待自己,而我對自己的期望也太高,」湯瑪斯說:「我給自己太多的壓力,一直逼迫自己要贏球。為何我沒有贏得更多呢?為何我沒有更多的爭冠機會?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我想我已經學習到去接受結果,而不是去期待什麼結果。把更多時間花在過程上,一步步、一星期接一星期地去面對比賽,而不是記得去年那些我打不好的、不愉快的。當打不好且沒有樂趣時,還真想把高爾夫丟一邊。有時候,樂趣可以把正兩桿轉變成負三桿,而我卻是把負三桿變成正兩桿,然後被淘汰。我的條件是足夠的,不應該被淘汰的。」

耐心是一個虛擬的名詞,通常不見於年輕人,湯瑪斯也一樣。這也不是去年春天,他在佛州棕梠灘尼克勞斯家用餐三小時所學到的唯一,尼克勞斯家離他在邱比特所買的新房子不遠,跟佛勒是在同一條街上。他表示,買房是他有所突破的真正象徵。

從18個月大開始摸球桿開始,湯瑪斯就是一位激進型的球員,拿著一支木質的2號木桿,他的父親麥克是當時哈莫利蘭亭鄉村俱樂部的球師,他將那支球桿切短成小孩用的尺寸;自此之後,他的湯瑪斯風格都沒變過。他一直是比賽中最小個子的球員之一,10幾歲的時候,他在比賽的18洞大概只能正規打上五洞;所以,他是用盡全力在揮桿。這個缺憾帶來意料外的好處:很好的短桿、無可比擬的擊球、以及在壓力下可以信賴的揮桿。然而,當他的球技走樣時,這個方式偶爾也要付出代價的。尼克勞斯告訴他,有些時候你就是會打不好,關鍵就是體認出那個時段,並試著去管控它。如同湯瑪斯父親所說的,「高爾夫就是一場壞球的比賽」。我在場上的作戰計畫是,不論打好或是打壞:每次都是積極地進攻旗竿。湯瑪斯說:「當你球打不好時,你是辦不到的。當你打不好的時候就是先上果嶺,我謹記住這句話。」

跟尼克勞斯的會面本身就是一段故事。那是在湯瑪斯搬進這個區域後,他想去打尼克勞斯的貝爾斯俱樂部。他們倆彼此是認識的,但是尼克勞斯想多了解一下自己的會員,他們就約在俱樂部用午餐,之後金熊跟他說你可以進來了,以後如果有什麼事都可以直接打電話給他。「我想他應該跟許多人、或青少年們說過這樣的話,大家都不敢真的打給他,或是想說他只是說說,」湯瑪斯說:「大約是在四個月後,約在2015年的CareerBuilder挑戰賽,當時我在剩三洞時還並列領先,後來打了一個雙柏忌掉到第七名。我記得他說那一球我拿錯球桿,不應該做那樣的決定。這些都是我們會面後他跟我說的。」

 

2016年湯瑪斯打電話給尼克勞斯,說他今年也會再打。隨著他的聲勢大漲,他的目標要設定更高,像是名人賽及奧古斯塔國家俱樂部,一個金熊贏了六次的球場,或許他就是比別人更了解那個球場。尼克勞斯除了提供諮詢,還很看好這位5呎10吋、145磅的年輕人。

湯瑪斯從一出生到現在,就是都被照顧得好好的。他是父親麥克與母親珍妮的唯一小孩,父親去到哪裡幾乎都是帶著他。他從小就吵著要練球,父親表示,湯瑪斯就是一直說著,「再來一袋球」。他的興趣跟著年齡一直成長。「在他七、八歲打完比賽回家的路上,他會打電話跟我說,『我在7:30會到家,你想要打九洞嗎?』」麥克說:「我們每天晚上都是九點或是九點半才吃晚餐。自私一點來說,也讓我多打了一點高爾夫。」

雖然父親教導了一些基本動作,也在他開口請求幫忙時都會協助,但是當談到他所涉入的方式時,那就是比較自由放任。湯瑪斯的上課時間最多就是15分鐘,部分原因是父親忙著教別人或是打比賽,部分原因是,多年來麥克看過太多管教過度的高爾夫父母。

「我看過太多錯誤的示範,」麥克湯瑪斯說:「重點是我們像朋友,更勝他是一位好球員。我會看他打幾球,並問他什麼樣的原因會造成那樣的球。我會跟他說,『那你應該怎麼辦,比賽到第15洞的時候打電話問我?』因為這樣,他知道自己的球技。」高爾夫天生就存在湯瑪斯的血液之中,麥克的父親保羅曾在俄亥俄的然斯魏爾鄉村俱樂部,當過25年的總球師,打過幾次四大賽,也參加過PGA跟長春巡迴賽。麥克本身就是美國PGA的長期教練,早期曾在迷你巡迴賽打滾多年,後來轉為教練。

 

賈斯汀沒花多久的時間,就超越了父親跟爺爺的成就,這是從他開始打球就可以看得出來的。16歲的時候,他就在美巡的溫頓錦標賽晉級,隔年在美國青少年業餘錦標打到第二名。2011年進入阿拉巴馬大學當新鮮人,他成為該校第一位首戰就拿下冠軍的球員。那一年他隨後又贏下五場比賽,以最佳大學球員身分拿下哈斯金跟尼克勞斯獎。隔年他帶領該校打進全國冠軍賽,且在之前先代表美國隊去打沃克盃。

湯瑪斯在2013年轉職業,該年12月從資格賽考進威巡賽;隔年的七月他贏下第一場的職業賽冠軍,最終在威巡賽年度排名第三,取得2015年的美巡賽資格。他一路上來從來沒有回頭。「他沒有一件事是平凡的,」史畢斯談到湯瑪斯:「JT完全掌控他的球技,充滿信心且在壓力下能夠正常發揮。可以確定的,我跟同輩球員在過去的十年,都已見識過他的能耐。他已經跟全世界展示了他所能做到的。」

「我不確定用誕生是一個正確的字眼,他是早已經存在的,他是一關一關地上來。他在每個過程都是最頂尖的,然後現在來到了頂端。當你上到大巡迴賽時,通常要一些時間,才能贏一場比賽或是多場勝利。」

有了這些勝利到手,那就更有趣了,花樣也更多了。他買了一部客製化的Range Rover,常在社交軟體上說載了誰;像是去佛勒家玩,或是找一些朋友來自己家玩;或是去南佛州過夜,那裡有著更多的吸引力,讓這位20多歲的富有名人忙不過來。

湯瑪斯表示,另一個春假之旅正在醞釀中。「每個禮拜都有一些小事,」他細說著所有的快樂事情,「你無法只是挑出其中一樣。」

像是有一次,湯瑪斯跟九位球員一起去到邁阿密那家Nobu連鎖壽司店。史邁力在信用卡輪盤中賭輸了,付掉那一大筆的帳單。湯瑪斯笑著說:「我們會一直嘲笑他的。」

全世界的其他人,應該也會跟著嘲笑他,因為湯瑪斯喜歡在社交軟體上分享這些經驗。「如果你跟我、或是我的同僚一樣,就必須更小心在於你的所作所為,」湯瑪斯承認說:「但是我不是為了作秀才這麼做。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一直都是愛開玩笑且是耍嘴皮子的人,我想要大家知道我的個性,而這就是認識我的一個好方式。我想讓大家知道我在做什麼,上我的Snapchat就可以知道,看看我跟兄弟在玩信用卡輪盤,誰要買單晚餐。」

然而,去年的春假之旅還有一件事,是湯瑪斯跟他的兄弟沒有說的,「在那趟旅程的第三天,有件事是大家有所不知的,佛勒的手機上有70張照片被消除,因為我們一開出車道他的手機就壞了,」湯瑪斯說:「隔天我們一直想那些是什麼照片,搞得很像水門事件。」可能只有尼克森,或是我們其他人才覺得好玩吧!

走出史畢斯的陰影

湯瑪斯揭開了他如何走出最好朋友的強烈光環。

 

2007年當賈斯汀湯瑪斯跟喬丹史畢斯首次碰面時,他們都是擁有神童級的天分,也都是在南方城市長大的小孩,常一起出去混,且都是在美國傳統鄉村俱樂部練球長大的。有著這麼多的共通點,他們在場外會成為朋友並不意外,之後他們的能力也互相成為勁敵。

史畢斯先行衝出

小三個月的史畢斯總是先行一步。他在2009與2011年贏下美國青少年業餘冠軍,2011年他的德州大學隊在NCAA決賽打敗湯瑪斯的阿拉巴馬大學,然後史畢斯在2011年還代表美國出征沃克盃。

湯瑪斯留在大學直到2013年,同一年史畢斯已經贏下美巡的第一勝、成為年度最佳新人、並入選美國總統盃代表隊。到了2014年底,他在正式的美巡賽第一年也拿下勝利,並入選萊德盃代表隊。

接下來的一年,史畢斯大爆發,他拿下四大賽的名人賽跟美國公開賽,還有其他三場的美巡賽勝利,最終還拿下聯邦快遞盃積分王,成就直逼一些高爾夫傳奇人物。湯瑪斯的第一場美巡賽勝利是在2015年10月,讓他擠進世界排名前30,但同時間史畢斯已經是世界排名第一了。

湯瑪斯調整步伐

盡管史畢斯是一路領先,湯瑪斯也不是一路落後。所以,見到他可以贏下三場比賽冠軍、打出59桿成績且在2016/2017球季打入世界前十時,並不令人感到意外。雖然生活在好朋友傑出表現的陰影下並不容易,卻也算是一些優勢。像是愛爾蘭的哈靈頓,帶動其他愛爾蘭球員的勝利,因為他的同鄉知道,如果他可以,我們也可以。這道理也適用於史畢斯與湯瑪斯。

「JT現在的成就令人難以置信,」史畢斯在夏威夷談到他的好友在2017年一開始就連贏兩場:「他對自己的球技有完全的控制力,信心滿滿且在壓力下可以正常發揮。我跟一些巡迴賽同儕在過去十年,已經看過他的能力可以到哪裡。」

現在,湯瑪斯的目標就是四大賽,他展現了企圖心,在名人賽打出並列22名,預期他會在今年所剩的大賽,至少有一次可以真正爭奪冠軍。

2011年畢業班

湯瑪斯是2011年高中畢業生球員之一,這些人的表現都非常傑出。

 

 

喬丹史畢斯

轉職業:2013 世界排名:5

2013年轉職業後,以九場美巡賽勝利拔得頭籌,其中包括兩場大賽勝利。2015年成為年度最佳球員、世界排名第一,已經打過總統盃與萊德盃。

 

艾米利亞洛奎利歐

轉職業:2011 世界排名:36

在十幾歲青少年時就取得歐巡賽資格卡,2015年的威巡封關站勝利讓他取得美巡賽資格卡。在接下來的美巡賽拿下第一場勝利,並被提名為2016年年度新人。

 

歐利史尼德貞斯

轉職業:2015 世界排名:136

去年在威巡賽奪下生涯第一場職業賽冠軍,在年終獎金榜排第六,取得今年美巡參賽資格。今年的菜鳥年表現傑出,12場的出賽有三場的前十名。

賈斯汀湯瑪斯

轉職業:2013 世界排名:10

2014年在威巡賽年終獎金榜排第五,2015年的美巡新人球季獎金排第32名。過去18個月的四勝,擠進世界前10名。七場的大賽有六場晉級,最佳是在2015年PGA錦標賽並列18。

 

丹尼爾柏格

轉職業:2013 世界排名:35

2014年的威巡賽獎金榜排第15,2015年打進美巡的巡迴錦標賽,拿下年度最佳新人獎。美巡第一勝是在2016聖裘德菁英賽,同年還是打入巡迴錦標賽。

派翠克羅傑斯

轉職業:2014世界排名:144

2015年初就拿下威巡的第一勝,在美巡賽的獎金足夠讓他取得美巡資格。去年在聯邦快遞盃有一場第三與三場前十名,排名位居第74名,今年至目前為止有兩場的前十。

個子小速度快

以他的身材來看,他的開球距離相當遠。

湯瑪斯只有5呎10吋高,體重66公斤,但是他在今年以平均306.5碼,名列開球距離榜的第12名。如果除以體重,他是美巡賽每一磅體重開最遠的人。距離是現代高爾夫的王道,他可以用盡身上的每一寸力打出這樣的距離,難怪他可以在18個月內拿下四勝,並擠進世界前十的名次。

他以前並不是那麼的有距離。「大家總是問他是如何打那麼遠的,但那不是我們所努力的方向,」湯瑪斯的父親兼教練麥克說:「他在15歲之前是小隻又矮,在10歲的時候,他是盡一切可能用力打,也因為這樣的緣故,他越用力打就打越直。」

唯有這樣,他才可以趕上其他同年紀的小朋友,即便到了十幾歲的時候,他也只能標準桿打上幾個果嶺而已。只是,把自己推到極限也是有帶來好處。他養成一個在積極進攻時可以信賴的動作,並學習都可以用桿面中心觸球,打出最遠距離。現在,他是巡迴賽上最激進且最佳的擊球手。

如果他能打超過300碼,沒有理由你跟著他的要領打不出更遠的距離。

 

1 靈活的設定

如果你的設定動作不好,就無法做出好的揮桿。我會檢查雙腳、雙臀跟雙肩是互相平行且正確地對向,以便做出自然的揮桿。我的脊椎打直且從臀部往前傾,膝蓋微彎、雙手自然下垂、但有一點往外伸,這樣可以創造寬度跟力量。

 

2 創造寬度

起桿時我的下半身移動非常少,但是雙手與雙臂已經離開身體很多。這就是創造寬度,因為桿頭已經移離揮桿圓弧中心(左肩)很多。圓弧越大,你的寬度就越大,桿頭也走得更遠,所產生的速度也越高。

 

3 頂著雙腿轉肩

我的左肩已經轉到下巴底下,左手臂到達水平位置,但是臀部幾乎沒有移動。上桿頂點時我的肩膀已經轉動了90度,臀部的轉動並沒有那麼多。這樣使得上半身頂著下半身轉動,形成阻抗力與扭力,在下桿時轉換成速度。

 

4 利用地面

下桿的時候我的後腳離地是個觸發,凸顯出我多用力往地面推來產生力道。巴布華生跟侯姆斯也都是這樣做。往地面推也幫助我往上擊球約3-4度,創造出低後旋與高起飛角,對於打出遠距離是最佳組合。

 

5 伸展通過

觸球的時候我的臀部轉動比肩膀多很多。我的雙手跟雙臂在通過觸球時伸離身體,進而維持了整個伸展的寬度。這可以帶來觸球時最快的速度與擠壓效果。你可以看到我的後腳狀態,就知道重量都轉移到前方。從這裡開始,就是整個快速完整地轉過。

 

6 維持平衡

我可以這麼用力揮桿,是因為我還能維持控制與平衡。如果你無法控制桿頭路徑並以甜蜜點擊球,那麼用力揮桿就沒有意義了。我可以伸展整個核心,那是因為我的身體算夠強壯,不然是無法穩定地維持平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