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名就的最後一擊

Edited by Nick Lin

2017年的最後一場大賽內幕報導。

 

1 鵪鶉谷球場真的可以更上一層樓嗎?

近幾年來,這個北卡州的球場固定舉辦PGA巡迴賽的場地。

查克布瑞爾是來自鹽湖城的球員,今年是他第三年打美巡賽,他對於鵪鶉谷球場的印象並不好,2015年第一次來打富國銀行錦標賽就被淘汰,去年他因為違反了規則4-3b而被判失格。那是在第五洞的五桿洞,他錯失了一記短博蒂機會,用推桿敲了自己的頭,造成了桿身彎曲。他接著補進那記平標準桿球,但卻是用了不合法的球桿。

你能會推論說,布瑞爾本身也是學球場建築的,應該不會對球場說什麼好話。但是,他卻跟其他的球員一樣,還是對這個在1961年就開幕的George Cobb球場提出讚賞,後來1986年經過帕瑪的改建,1997年湯姆費日歐又改了一遍。然後在2003年費日歐又做了修改,那一年鵪鶉谷球場第一次舉辦巡迴賽,當時叫做瓦寇維亞錦標賽,果嶺草換成了百慕達系的Miniverde,2013年還改用了第16洞的替代洞。「這是一個經典的設計,很扎實的挑戰。雖然我還沒看到改了哪些,我預期會有一些好的改變,球場以前就不錯,現在應該會更好。」

布瑞爾所說的改變都是新果嶺,還有四個洞的大修改,那是費日歐跟場務團隊在2016年富國銀行錦標賽後立刻動手的。因為2013年所種的Miniverde果嶺草,在感染與變種的關係下,已經無法有預期的表現。「那種草已經有一些雜葉在裡面,已經不夠純了,」球場的維護師凱西伍德說:「這要歸咎到幾個不同原因,所以我們不去怪草種的提供商。它本身就不是夠純的草種,我們不能用它來辦PGA錦標賽。」

有不同草種的問題就是,生長的速度不一樣,對於肥料與水分的反應也不一樣。伍德說:「這會產生不穩定的生長特徵,導致推桿的不穩定表現。」

為了把原先的Miniverde給換掉,球場找到了百慕達的桂冠草,這種草在美國南部的1000座球場都適應良好。它的本身密度就是多福草的兩倍。它可以低割到2.54mm的長度(跟名人賽長度相同),也不會傷到草身,即便是有受傷也恢復得快。它是一種垂直向、緩生長的草種,可以有很穩定的推桿表現。

伍德從會員與來賓、甚至是年初來過的一些球員反應得知,大家都是給予正面的評價。「我想這樣的改變是受到大家的肯定,」他補充說:「我認為PGA錦標賽的參賽者會很高興推這些新的果嶺。」

重做的那四個洞也因為果嶺在翻新而變更時程,有了三家建築公司的幫助,它們在90天的時間內就完成了。俱樂部的總球師史考特表示,費日歐其實早就想動手改球場,卻苦無機會,一直到了去年五月終於可以動工。「即便是在當時,我們也很難以說服美國PGA,我們會在三個月內完工,」他說:「我們的本意不是要把球場弄得更難,但是果嶺緊實些且將草剪到0.10至0.105英吋的高度,可能會增加半桿的難度。」

球場動線的大改變

除了果嶺的大翻新,還將四個洞做了大改變,就是要強化整個動線。以符合大賽的場地規格。

第1洞:這一洞從原本的418 碼拉長到524碼,現在是一個右轉的狗腿洞,融合了原先的第一洞跟舊的178碼第二洞。

第4洞:因為原本的第二洞不見了,而在原先第五洞的部分地蓋了一個短洞。現在這洞是184碼,大約是用6或7鐵打,需要飛過前面三個深沙坑,上到一個斜形有背脊的果嶺上。

第5洞:舊的五桿洞已經被縮短成一個有機會抓鳥的449碼四桿洞,一點點的右轉狗腿洞。開球必須閃過球道左、右兩邊的沙坑。

第11洞:費日歐找到額外的36碼,將一個簡單的四桿洞變成462碼的洞,要打平標準桿不好辦到。新的高台果嶺被兩個左邊的深沙坑保護著。

 

2 最後大賽的最後一洞,名符其實?

查克布瑞爾談到今年球員會面臨的困難球洞。

去年整個美巡賽第四難打的洞,多年來就是鵪鶉谷的第18洞,494碼的怪獸級四桿洞。惡名昭彰的綠色奇蹟挑戰,起始於506碼的第16洞,最後的18洞是一點點的右到左的狗腿洞,有一條小溪沿著左邊球道一直到果嶺。

1開球一點的小右曲

我喜歡瞄球道的左半邊來打,任何在球道上的球,看看旗竿位置,都可以讓你的第二桿積極來打。

2避免左邊的溪跟右邊的沙坑

第18洞的關鍵就是開上球道,你必須躲開小溪跟沙坑。右邊的角度雖然比左邊好,但是要從右邊沙坑打上果嶺可是個不可能任務。

3選夠號數攻上長形上坡果嶺

開球只要在球道上,看看旗竿插在哪裡,就可以讓你積極地打第二桿。果嶺是長條型且上坡,要攻到後方的旗竿是很困難的。

 

3 吉米沃克在上一場勝利之後怎麼了?

在去年巴蒂斯羅贏球之後,這位衛冕冠軍掙扎了一整年。

在巴蒂斯羅贏下PGA錦標賽的後一晚,吉米沃克跟妻子厄林回到德州奧斯丁的家中,跟一些朋友與家人一起慶祝他的第一個大賽勝利,大家喝的酩町大醉。那晚是他們唯一一次用那個大獎盃來喝酒,那個獎盃有27磅重,上面的蓋子可以打開。各種的酒精飲料都派上場,從龍舌蘭到茴香甜酒都有,那是一種淡顏色的酒類,有香菜種子、小茴香跟茴香的味道。

厄林說:「太可怕了!」但是他的丈夫都過關了。大賽的冠軍滋味得之不易,他們的拘謹生活也跟著變得甜美。

一個英雄或是狗熊的例子

在最後一洞以三呎的推桿拿下勝利後,吉米跟妻子就飛去紐約,隔天早上接受媒體的聯訪。再回到德州的家之前,先繞去拉斯維加斯,跟教練哈曼一起慶祝。

這個慶祝是有些意料之外,但也是實至名歸。當時37歲的他表現浮浮沉沉,25場比賽有七場被淘汰,是自2011年的24場有八場淘汰後的最多。「他能夠贏確實是個驚喜,」妻子厄林承認說:「我們就是英雄與狗熊的差別,長期來看,他被淘汰的比晉級的多。但這次有點不同了,我們是在對的方向上,只是這個勝利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如果是發生在之前一年或是再前一年,感覺還會有一點理由,去年實在是起伏太大了。」那一個星期很玄,一切好像是冥冥之中有安排。」

擁抱RV的生活型態

跟其他的頂尖球員不一樣,吉米在可以上路的日子,都會捨棄高價的奢華旅館,而是駕著45呎的訂製休旅車來創造想要的舒適。那一款車是載著家的一部份上路,有完整尺寸的冰箱、洗碗機跟烘乾機,兩張床給小朋友,一張大床給他們夫妻。

他們是六年前開始這樣子旅行,大概是第一個小孩子出生後不久,他們通常會找人開著他們的休旅車去下一站,等著他們的到來。吉米那時候很厭煩於一直要打包換旅館,而且是有新生兒的家庭。「我是帶著一大堆的東西,」沃克說:「我已經無法忍受,而且再搞下去會弄傷我的背。」

厄林以前是做馬秀的,很習慣在外面旅行是住在巴士上,她說:「我是完全支持這個想法,他則是被說服了一陣子。當我們第一次這樣子上路,他就愛上這個方式,我們就都喜愛這樣做。對我們一家都很好、簡單輕鬆,家裡的東西我們都有,實在太方便了。」

睡在教堂的停車場

在PGA錦標賽那星期尤其容易,但沃克一整年下還有過一些超棒的停車位,去洛杉磯那次的旅程最棒,在馬里布的懸崖上下看著太平洋美景,而PGA錦標賽那星期則是停到對街的教堂停車場。那場比賽因為天氣的延誤,36洞打完已經是星期天,沃克不須要在更衣室晃太久,或是往返於附近的旅館。反而,他只要走過街就可以上工或是回家。在第三輪與第四輪之間,他就回到車上按摩、洗個澡並小睡一下。

「我的電視有我要的所有頻道,我的床又舒服,」沃克透露說:「在星期天它讓我有機會恢復體力,像是電腦的重開機。感覺上就是這樣子,只要短短的十分鐘,感覺就非常棒。」

結果就是:最後兩輪的68跟67桿,打敗當時世界第一的戴依。

重新回到大舞台

儘管在PGA錦標賽的勝利前,沃克也拿過五次美巡賽的冠軍,卻從未被貼過『未贏過大賽的最佳球員』。從這個角度看,他一直是被低估的球員,但他也無所謂。不過,別以為他就沒什麼企圖心,他也是設定了一些目標,那也是為何他在四年前開始找布區哈曼合作的原因。

「我喜歡大舞台,」他承認說:「我想要那種機會,我是真他媽的享受在其中。如果你不喜歡,那你來打球做什麼?」沃克在大賽首勝之後,已經掙扎了有12個月之久,21場的出賽只有兩場前十名,有六場被淘汰,包括今年的美國公開賽。身為大賽冠軍就會帶來更高的期望,但是更嚴重的是,在四月份他被診斷出萊姆症,幾個月與紅斑抗戰,身心疲憊。

「我並未給自己更多的壓力,但就是自然會往那個方向去,」沃克說出成為大賽冠軍:「一當你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一些事,你知道還可以再來一遍。就像是我已經贏了一次,我知道過去可以,未來一定也可以。現在我已經有了一場大賽,我知道可以再贏一場。那樣的企圖心現在被放大了。這就是你所想要的,也意味著你打得很好。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發展,你要去習慣它就好。」

 

4 哪一位球員的球技可以舉起沃納梅克大獎盃?

我們以跑數字的方式來找出幾位有可能在鵪鶉谷贏下最後大賽的球員。

想在過去14年都舉辦美巡賽的場地找出PGA錦標賽誰最有勝算,是相對簡單很多。所以,要在鵪鶉谷舉起PGA大獎盃的關鍵是什麼?我們分析了球員過去在這裡贏下比賽的表現數字。

  • 過去十屆的冠軍,『開球距離』排名都在前25名內。
  • 過去十屆冠軍中的七位,在『開球桿數優勢』的排名都在前12名。
  • 過去的十屆冠軍在『四桿洞桿數』都是排在前12名。
  • 過去十屆冠軍的九位是在『200碼外打出博蒂或更好』的機率排名在前20。
  • 過去十屆冠軍的八位在『救球成功率』排在前25。
  • 過去十屆的冠軍在『標準桿上果嶺率』排前30。

我們用這些數據去找出PGA錦標賽的參賽球員,看看他們在這六項統計數字的表現,得到了六位球員的名字,他們因為這些方面的傑出表現,很有可能拿下年終的最後大賽。

 

另一位首次的大賽冠軍得主?我們所選的其中四位都還沒開張

達斯汀強森

這位現任世界第一,在鵪鶉谷有兩次淘汰跟一次並列29名,但是以他的2017年統計數字來看,他是絕佳人選。

開球距離:第1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2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5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並列第22

救球成功率:第31

標準桿上果嶺:第1

總排名:62            

瓊朗姆

第一場的大賽冠軍將可為第一年的神奇表現創造高峰,這位年輕的西班牙人在鵪鶉谷所需的數字都排在前25。

開球距離:第14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4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3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第17

救球成功率:第23

標準桿上果嶺:第17

總排名:78   

舍吉歐賈西亞

2005年在鵪鶉谷的瓦寇維亞錦標賽最後一天,他帶著六桿的領先,卻是搞到跟維傑辛打延長賽,然後落敗。

開球距離:第30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3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14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並列第22

救球成功率:第22

標準桿上果嶺:第7

總排名:98   

松山英樹

對於松山英樹的唯一問號就是,他的推桿可以四天都維持好狀態嗎?

開球距離:第25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9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3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第13

救球成功率:第21

標準桿上果嶺:第11

總排名:82   

凱爾史丹利

最近才在Quicken Loans National拿下冠軍,他通常在開球至上果嶺都很傑出,問題也是在於推桿。

開球距離:第55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7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14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第30

救球成功率:第62

標準桿上果嶺:第2

總排名:170 

瑞奇佛勒

賈西亞畢業之後,他變成人們口中『未贏大賽的最佳球員』第一人;不過,他在鵪鶉谷是贏過球的。

開球距離:並列第36

開球的桿數優勢:第56

四桿洞桿數:並列第42

200碼外的博蒂或是更好:並列第4

救球成功率:第6

標準桿上果嶺:第32

總排名:176 

 

5  PGA錦標賽該更換時間嗎?

比賽時間換到五月,可能會重振整個高爾夫年曆。

 

在今年的五月25日,電郵日報的一篇故事似乎確認了一件事,這幾乎是球壇最公開的秘密,羅伯葛林寫道:「以現在的情勢看起來,美國PGA錦標賽從2019年開始,將從八月移到五月」,這個已經被傳聞很久的消息,幾乎就快變成正式的聲明了。

根據PGA錦標賽的運作單位美國PGA,他們的最近一則正式文件提到,關於這個主題的決議並還在討論中,也沒有一個期限必須去做出任何決定。但是,美國PGA總裁的心意似乎已經鬆動。

「我認為有95%的機會這件事情會發生,」ISM集團的頭子恰比錢德勒說:「美國PGA跟PGA巡迴賽都希望這事能夠成真。」假如真是這樣,在三年之內,高爾夫的年曆會是像下一頁表格所看到的。

這樣的安排會讓九月到11月的行程需要重新安排,這個議題我們等一下再來討論,錢德勒也認為這個決定對於兩個高爾夫主管單位是雙贏的局面。「美國PGA認為他們的比賽如果是在五月而不是八月,應該會有更好收視數字,」他說:「對於PGA巡迴賽,他們要將球員錦標賽提前到三月份,那是以往的比賽時間,整個情況會是對於聯邦快遞盃與巡迴錦標賽相當有利,它們就不需要去跟美式足球比收視數字了。以高爾夫的角度來看,八月份就是要總結聯邦快遞盃與巡迴錦標賽。

這個結果也是PGA巡迴賽在促成的,原因是在2013年時,美國PGA為PGA錦標賽所下的宣傳標題是,『絢爛的最後一擊』,感覺上聯邦快遞盃就只是一個殘渣。更換日期的決定,也會消除之前的這些衝突。

前任的美國PGA總裁曾經提出,PGA錦標賽有時候要到美國以外的地方舉行,以企圖提升它的地位,而不只是因為行事曆上的安排,它就是第四場大賽而已。

然而,現任的PGA總裁最近才表示,將PGA錦標賽移到其他地方舉辦仍未成熟,他說:「那個想法的時間點還是在次要的地位。」那個想法可能就被留在那個時間點上;但是從八月移到五月就可以得到應有的刺激,而這也不是美國PGA第一次想到要創新它的最古老賽事…

 

高爾夫自殘

高爾夫錦標賽的歷史是錯綜複雜的。從各方面看,就是因為它的誕生日期,1916年一開始舉辦就有問題,之後因為美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停賽兩年。先不談跟其他大賽之間的一些紛爭,PGA可能在歷史上留下一筆的機會,剛好都錯過,而不是加諸其身。

例如,2001年老虎拿下名人賽之後,成為連續贏下四場大賽的球員,這個歷史性的一頁,之前只有1953年的侯根有三冠王,他拿下名人賽、美國公開賽跟英國公開賽。在那個時候,他一點也沒驚擾到PGA錦標賽,因為早在1949年他在一場幾乎致命的車禍後,已經不常去打比洞賽的PGA錦標賽。

比洞賽的形式是當時PGA的主要賣點,那是當時世上最重要的一場淘汰型比賽。然而,到了1958年,這個比賽方式被放棄了,因為賽事主人被電視公司的高層痛批,在頂級的運動賽事轉播中,誰會想看張三跟李四打36洞,然後其中一個以4&3勝出。

改制之後的兩年,阿諾帕瑪有機會完成生涯的大滿貫。帕瑪在1960年先贏下名人賽與美國公開賽,後來在聖安卓的百年英國公開賽,他以一桿之差敗給了Kel Nagle,於是乎,PGA錦標賽無緣成為當年最轟動的賽事。同樣的事情又發生在1972年,李奇維諾在英國公開賽以一桿打敗尼克勞斯,所以當他往奧克蘭丘前進時,是有機會拿下同年的四大滿貫。在馬克麥寇瑪的高爾夫年書中曾提到,「1972年的PGA錦標賽成為李奇維諾的關鍵戰役,可謂是年度性運動賽事,也是高爾夫世界最重大的賽事。」

儘管在那個時後,美國PGA跟他的旗艦比賽是無法改變任何事實,但是在1967年時,當代的最佳球員尼克勞斯卻說:「美國PGA是在戕害自己的比賽。英國公開賽絕對是一場大賽,然後你把比賽安排在緊接在七月之後,實在不怎麼聰明。他還批評美國PGA是,「要讓那些球場因為辦過PGA比賽而聞名,而不是在已聞名的球場辦PGA錦標賽。」

緊接著的那一年,巡迴賽球員從美國PGA分家出去,組織了APG,就是現在的PGA巡迴賽。依照這個邏輯發展出來巡迴球員錦標賽,俗稱為第五大賽,第一屆的賽事是在1974年舉辦,在勞工節周末的九月一日打完;之後,比賽移到八月份舉行,後來又提前很多到二月分,最後在1977到2007年間都固定在三月份,之後改到五月份。或許到了2019年,它又要移回三月了。到這裡,你有跟上嗎?不論如何,這也是我們切入的點。

 

歐洲的矛盾

這個現象在眼前的未來將會發生,勞工節的周末,或是九月的第一個周末,將會是見到巡迴錦標賽的完賽,或者是提早一星期發生。

PGA錦標賽的場地確定已經到了2023年,從2019年算起的五個是紐約的貝斯佩吉、舊金山的哈汀公園、南卡的齊瓦島、以及都在紐約附近的川普國家跟奧克丘。在五月份的紐約辦比賽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很明顯的,在加州或是南卡州也不會是個問題;但是月份的改變對於芝加哥就會有麻煩,有可能就不會再舉辦比賽,還有像是在威斯康辛的風嘯峽。

只是,對於歐巡賽會有什麼影響呢?一、二月是傳統的中東三連戰,跟美巡賽的西岸賽程衝堂,在那之後,其他的賽事就很難吸引到世界級的球員參賽,或許只在英國公開賽之前、或是在聯邦快遞盃之後。

BMW PGA錦標賽在五月舉行就常遇到這種情況,它也是歐巡賽的新勞力士系列賽中,唯一不是在英國公開賽之前或是秋天舉辦的賽事。

現在美巡賽把九月、十月、跟11月給空出來,對於歐巡的理事長凱西佩利以及他的團隊們,無異是個潛在好機會。

那段時間還是有萊德盃跟總統盃要舉辦,在中國舉行的WGC匯豐冠軍賽,看起來短期也不會消失,相信美巡賽也會在美國以外弄一兩場新比賽。不過,歐巡賽面對這樣的轉變也不需要太過驚慌。

「我確定這不會傷害到歐巡賽,」錢德勒說:「或許有助於吸引美巡賽球員從九月起,就來打前進杜拜的賽事。不過,我倒是認為BMW PGA錦標賽是可以考慮移動日期。可以移到現在愛爾蘭公開賽的那一周,今年是在七月6-9日,接近英國公開賽。另一個選擇是,搬到九月去舉行。」

這些事不需要多久,我們一定會見到。假設PGA錦標賽真的移到五月份,從傳統的價值觀來看,它還是難以擺脫第四場大賽的地位。這是改變日期或是換去其他國家舉辦,所不能改變的。但是對它來說,第四個並不太壞,怎麼樣也比第五個好。

 

改變進行中

現在時程

四月 名人賽

五月 球員錦標賽

六月 美國公開賽

七月 英國公開賽

八月/九月 美國PGA錦標賽與巡迴錦標賽

外加 每四年的奧運高爾夫

 

從2019年開始

三月 球員錦標賽

四月 名人賽

五月 美國PGA錦標賽

六月 美國公開賽

七月 英國公開賽

八月 聯邦快遞盃與巡迴錦標賽

外加 每四年的奧運高爾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