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克諾任:仿效我的球技升級計畫

Edited by Nick Lin

艾利克諾任能夠擠進世界前十,是因為少上練習場跟採用獨特的揮桿見解,他解釋了其中的奧妙…

 

十年前,如果你問業界人士,誰的揮桿最好,你會得到一些常見的名字像是亞當史考特跟路易斯烏斯鐵森之類的,但是在歐洲,知道更深入的人會再加一位,艾利克諾任。

這位瑞典球員的動作並非那種不費力的平順或是技術上完善,他的揮桿只是在功能上可以滿足他的傑出業餘生涯跟轉職業的初期。但是,在這個優雅的背後卻暗藏著波浪。

諾任花很長的時間耗在練習場,不斷地磨練球技,不知道何時該停止。你可能會認為,這對於一位職業球員應該不是什麼錯,因為維傑辛也是這樣磨出來的。首先,他打到手腕肌腱炎,後來還需樣開刀,使他在2014年只打了兩場比賽;其次,他已經掉入過度分析的泥沼之中。從2007到2011年,他的戰績一直往上揚,2011年還拿下兩勝,之後就停住了。即便是在2014年受傷前,2013年的表現也是不符預期。我們都知道,高爾夫有很多球員都是在接近高峰時,就突然停滯,而在你注意到之前,他們的名字已經淪落到小巡迴賽上了。

不過,在去年,你可能還在頭條看過幾次他名字。那是因為這位34歲的球員,在重要的時間點可是歐巡賽最火紅的球員。他在歐巡賽贏下四勝,世界排名從2015年的122名,飛升到2016年底的第九名。他在今年的球員錦標賽表現不俗,排名更升到第八名,接著在BMW PGA錦標賽拿下冠軍,證明他的2016年絕對不是僥倖。

他的持續好表現在現代高爾夫卻很少被見證。去年七月的蘇格蘭公開賽之後,他的表現開始起飛,八月初在跟保羅羅瑞打比洞賽決賽時,他的揮桿還是在好狀況。九月份他拿下歐米茄歐洲名人賽冠軍,然後在夏天的最後時刻,拿下參賽陣容很強的英國名人賽。11月份再贏下Nedbank挑戰賽。相較於之前在歐巡賽打了215場才贏下四勝,最近的11場比賽他就拿下四個冠軍。因而,他還得到第一次的名人賽參賽名額,讓自己成為2018年萊德盃的強力候選人,2016年他是歐洲大陸狀況最好的球員,卻沒有入選。

就在五月底,他在BMW PGA錦標賽最後一輪打出單輪最低的62桿,平了自己的最低桿紀錄,在溫沃斯橫掃地奪下冠軍。15個洞標準桿上果嶺、且只用了24推,打出八個博蒂跟一隻老鷹,拿下去年七月以來的第五勝,只有世界第一的達斯汀強森可以靠近此紀錄。

他能達到這個成就是以非傳統的方式,且更令人興奮的是,對我們而言是很輕鬆就可以仿效,且不用花太多了力氣。透過他自己的話,道出這個不尋常的路徑,讓艾利克從一位巡迴賽流浪者變成超級巨星…

我的手腕肌腱炎令人相當沮喪,動刀是最後的方法;不過,我曾想過不當球員的未來一生。我當時不擔心能否再回來打球。我很務實,也知道回來是一條漫長的路,但是我知道如果夠努力,把事情做對且往對的方向走,是能夠再打好的。我一點也不懷疑。當我痊癒可以開始練球時,我發展出一個稍微不同的過球動作。不過,我所做的最大改變是練球的習慣,可以看看我所說的練習五要訣。

我會隨時把練習當成在比賽,但不完全是都這樣。我還是會跟朋友一起打好玩的球局。我發現如果不在社交球局來點競賽,我就會在連續比賽中失去競爭專注力。我認為球員的競賽球局已經打太多了,我要在社交球局中練球。這個想法對任何人都有幫助。

在我的第一則要領中,我提及小孩子出生對我的改變。最大的證明是,去年我開始贏球時,我的興奮程度跟以前是不一樣的。在以前,那是有很大的意義;每一個結果都有很多代表意義。現在頂多就是「不錯」,對我的意義不再是那麼大了。因為我已經不是那麼在意結果是如何,我可以更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那些已經不是生活的重心,聽起來好像我已經不在意了;但是當我站上第一洞梯台,我知道我是在意的。差別是在打完一輪球後,我不會像以前那麼的在意,不管70、65或是75桿,我都不會像以前那樣在乎了。

不過,去年能贏四場連我自己都驚訝。那不是我所想像的,今年來打比賽時也感覺怪怪的,大家都會說「你排第幾又第幾了」。我從以前就不是這種角色,這讓我感覺到額外的壓力。但對我是有幫助的,而在美國能有點戰績。之前,我都懷疑自己夠好去打美國的比賽嗎?因為歐洲已經很強,而我都沒打得很好。我現在感到很自在,比較能夠打出個名堂來。在美國出賽更多次,我就越感到舒服自在。

 

要領1

「你是需要把高爾夫放入展望中」

成為父親有助於看到更大的未來

除了有新的練球計畫,我的生活有另一個改變也幫助我走向成功,那就是為人父。這個新的展望絕對改變了我。我的時間變少,雖然我還是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但我選擇做個盡責的父親。它讓我知道沒有時間去做更大的揮桿改變,好讓自己可以再進一步;所以,我知道我只能運用既有的時間,跟現有的揮桿去應戰。在以前,我只要休兵一星期,都會一天練上四個小時,然後帶著過度訓練與疲憊的身體去打比賽。我會很緊張自己是否找到了感覺。現在我會想著,「如果有感覺那是很棒,如果沒有就繼續努力。我應該很快就會感覺到。」之前我會給自己太多的壓力,來追求那個感覺,因為我的感覺是跟場上的表現有絕對的關係,也就是所打的成績為何。現在我比較在意每一球打出來的結果如何,我是否在這方面表現的更好。這是很大的差別。

 

要領2

「別在練習場鑽研過頭」

諾任刻意加入一個沒有練習場的球場…原因是

去年我加入了一家英國風格的球場當會員,它的名字叫阿納,接近史達宏地區,最重要的因素是它沒有練習場。對我來說,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我一直無法在改進技巧與下場上取得平衡。現在,我下場打球的時間變多了。以前如果我打了九洞,感覺不對,就會去練習場。現在,球場就是我的練習場。我真的是那種在練習場就停不下來的人。不過,我已經脫離那個歷程了。對於身為球員的我,已經不需要再去練習那麼多了。只是,都不練球對我來說也很難,冬天的時候我就去練習場。過去我會努力一些大的改變,現在只要六星期的計畫就夠了。

 

要領3

「聰明一點練習,但不一定要更費力」

為何在練習場打100顆球,比不上試著打出10次對的球來得重要…

在球場上練習技巧意味著,我是更聰明地練球。我可以在某一洞拿出挖起桿,一次丟下五顆球,試著去打出一樣的球路,或者是從相同的距離打出不同的球路。上了果嶺,我可以練習十呎的推桿球。下一洞的梯台,我可能會開四球或是十球、或就是一球。我想到什麼就練什麼。用這個方式,我可以平衡練球時間,因為我已經花了四、五個小時在球場上,練了許多需要的球路。以往我會錯認必須在練習時練多少球才行,現在就是收工回家。

 

要領4

「下場練習如何讓你精通球路」

在沒有壓力的球場上解決問題球

我在場上練習時是完全放鬆。是的,我會想要打出最佳可能的球路,但是不會去記成績。比較像是在某些洞打出設計師要求的正確球路來。如果我是在練習場練球,然後跟幾位球伴下場賭球,在遇到一個左狗腿洞須繞過樹時,我還是會選擇打一個安全球,確定把球放在球道上。但是在我的新的練球方式中,我會在那一洞試著打出正確球路,因為從長期來看是有幫助的。所以,我就丟下五顆球,試著打出左弧球繞過樹。我的終極目標是,在比賽中打出這種球。如果下一洞要改成打右弧球,我就改成打那個球路。我認為這是進步的最好方法。

 

要領5

「清空心中想法,仰賴當時的感覺」

技術上的完美不是打好的關鍵

我的新練習方法就是清空心中的想法。它也證明了我不需要打得完美就可以得到好球,很高興我終於知道了。我現在有百萬個不同的揮桿感覺,在開始出狀況時就可以派上用場。我會在場上告訴自己,「如果這個狀況出現,我就必須找到這個感覺。」有時候我會太過誇大,但我們會把情況記錄下來,再去觀看,並確認存入我的記憶庫之中。如果我需要打出大的左弧球,我就會知道要有哪種感覺。以前,我就是在練習場太過制式化練習。如果我練開球木桿,就只會一直打右弧球,而變得非常偏離中心線,等到要打左弧球時就很難辦到。現在在球場上練習,我覺得自己很接近中心線,當需要打出左弧球時,很容易就可以打出來。

 

諾任對以下事情的看法…

明年的萊德盃…

「我試著不去想太多,即便它是現在我所能想到的最大一場比賽。不過,我已經能夠參加其他大比賽了,像是名人賽跟英國公開賽,已經很神奇了。」

跟羅利與尼克勞斯一起…

「當我去美國時,就是在貝爾斯俱樂部練習。那是一個很棒的練習與下場的俱樂部,也很高興能夠跟最佳球員像是羅利那麼的接近,讓我可以近距離看到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在練些什麼,還跟尼克勞斯說上一些話。我們不是很常談高爾夫,他人真的很和善,我們談了幾次關於高爾夫的未來發展。」

他的推桿火燙感覺…

「我的推桿今年比不上去年好。去年我是真的推得很棒,那是我的球技強項,過去四、五年都是這樣。去年我贏下那四場球,剛好又推得很棒,這些都是生涯推桿代表作。」

人們怎麼看自己…

「他一直是那種感覺有如此才能應該表現更好的人。現在,終於成真了。」李威斯伍德。

「他是歐巡賽幾位很有才能的球員,但就是走不出自己的一條路來。」麥克侯德,奧克拉荷馬州大的高爾夫教練,瑞奇佛勒的母校。

「那是我所見過打最好的一輪球,我很高興能第一手見到。」彼得尤藍(在溫沃斯跟艾利克最後一輪同組的球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