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之後

Text by 黃承富

高爾夫是個很內斂、很優雅、很安靜、很心理的運動,所以,玩高爾夫最好優雅的玩,才能玩的長長久久。

非典疫情之後,我展開一段漫長的中國大陸高爾夫之旅,從杭州、上海、南京、西安、北京、深圳、廣州…..,一晃10幾年過去了,這期間,中國大陸的高爾夫像是在洗三溫暖,幾度激情,結果是從絢爛歸於平淡,其實,平淡不是壞事,平淡的高爾夫才有真味道,也才有可持續發展的契機,今天就來說說中國大陸高爾夫曾經的絢爛。

中國大陸高爾夫的第一次大爆發成長要感謝非典,怕死的有錢人被忽悠到高爾夫球場找健康,記得我常去的杭州一家很普通的球場,非典之前已開業6年,球童比客人多,客人以台商、日商、韓商為主力,球場第一期的會員證5萬人民幣還賣不出去,也是傳說中的養蚊子球場,非典之後,人氣迅猛大增,會員證一口氣飚到32萬人民幣,接著衝到75萬人民幣;在巔峰的32萬人民幣一張會員卡期間,銷售員在辦公室吹冷氣等著客人來買卡,我認識的一位王牌銷售員在一個月內賣出將近100張會員卡,還有人是抱著現鈔來的,讓他月收入近100萬人民幣,瘋狂的高爾夫讓這位年輕銷售員賺進人生的第一桶金。

離杭州不遠的湖州,一家還在建設中的球場,會所是臨時的,球場有三個洞因土地糾紛無法完成,不過,這些缺陷都擋不住瘋狂的高爾夫球友,短短三個月賣出200張30萬人民幣的會員卡。我有個朋友買了,他在買之前連球場在哪都不知道,而買會員卡的理由是聽說會員卡會增值。

非典之前的10年,中國大陸經濟開始蠢動,大家忙著搶錢,非典之後,搶到錢的人忙著進出高爾夫球場,錢與權是一體兩面,有錢人玩高爾夫除了為健康,也藉著小白球與有權官員打交道,錢與權在高爾夫球場交集後,原本單純的球場變成另類官商勾結的溫床。商人攀上權力官員而拿土地蓋球場及球場周邊的房子,這股錢與權濫交的洪流讓中國大陸的高爾夫球場從100多家激增到5、6百家,不自然的畸形增速,給高爾夫的健康發展埋下伏筆。

表面欣欣向榮的中國大陸高爾夫球場像是泡沫越吹越大,凡是關於高爾夫的,也被極度的泡沫化,像是打一場高爾夫球,18洞果嶺費1000人民幣是常識,球童小費100-200人民幣,或像是高爾夫教學,每小時學費1000人民幣或更高,或像是在球場買件polo衫,隨便就是1000人民幣起跳,高爾夫的消費是以少數有錢消費者的消費標準計算,而那個時間段,在工廠或餐廳的底層人員的月薪也只有1000人民幣,我只能說,高爾夫沒有瘋,而是有人瘋了!

泡沫的形成原因很多,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騙很大,說球場會員卡能保值、漲價,而球場土地租借時間30年,而且萬一球場被拆了,誰來保障權益?再來是中國大陸的海外高爾夫資訊被屏蔽,在國外打場球多少錢、買件球衣多少錢、一堂高爾夫教學多少錢、買套球具多少錢…..都是問號,正因訊息如此不透明,才符合忽悠的條件,傳說中國人最擅長忽悠中國人的故事在高爾夫表現無遺。

而泡沫終有被刺破的一天,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是第一波,更大的衝擊是習大大的反貪、打擊腐敗,高爾夫成為肉靶,三天兩頭來個左勾拳、直拳,把高爾夫打的頭冒金星,球場被迫關掉100多家,練習場閉店無數,貪官污吏不敢碰小白球,奸商也不帶勁,實質打球人口急速下降,連帶影響周邊產業,包括高爾夫教學、球具、衣物….都被打回原形。

高爾夫的發展是歷史大河,一切的發展都需要有耐性的悠著來,記得,是悠著來,不是忽悠著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