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特華勒斯:笑看一切甚至是世界排名

Text by Nick Lin

去年的這個時候,麥特華勒斯還在打阿爾卑斯小巡迴賽。現在,他是歐巡賽的冠軍得主,還打過了第一次的四大賽。他就是小巡迴賽球員美夢成真的真實例子!

麥特華勒斯還在等待人生中的巨大機會。這位英格蘭球員花了四年的時間,曾經還在阿爾卑斯巡迴賽幾乎活不下去,去年的BMW PGA錦標賽,他還是當觀眾在旁邊看。今年,他本來也還會是一名觀眾的,但是他在這場大賽的前兩星期,拿下了一場歐巡賽冠軍,而有資格打這場比賽。在他去年沒通過歐巡賽的資格賽後,應該很少人會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至少,他自己也無法置信。

「任何人只要有打過資格賽,都會說那是生涯中最困難且最嚴厲的經驗,」華勒斯說:「只有25個名額可以爭取,卻有可能盡了所有的努力,仍是空手而回。那是很令人失魂落魄的。如果你在那個時候跟我說,我會很快就拿到一場歐巡賽勝利,那我會當著你的面大笑。」

27歲算是大器晚成,華勒斯是在五年前轉職業的,當2008年麥克洛伊轉職業時,他還在某個地方練著球。九年過去了,華勒斯在過去18個月所贏的場次,比麥克洛伊過去三年所贏的還多。當然了,他的七場冠軍有六場是來自阿爾卑斯巡迴賽,其中的五場還是在去年二月到六月間連續贏的,即便是達斯汀強森也做不到。

「可笑的是,我在阿爾卑斯巡迴賽的前三年幾乎是一事無成,」華勒斯回憶說:「我在年終是排第28名、第23名跟第11名;接著,在我的小巡迴賽最後一年,第一場打了第三名,第二場是第二名,第三場就贏了。最後我是打了九場比賽,贏了其中的六場,整季從來沒有打在四名之外。」

華勒斯從服飾店的工作者,到變成歐巡賽的冠軍得主,許多的球迷是把他當成高爾夫版的杰米瓦第。但是看看他很低階的出身,使他成為一個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職業選手;很明顯的,要到達他今天的位置,是經歷過比其他人還要多的挑戰。「我的父母都是體育老師,所以我很小就開始玩運動,」華勒斯的父親曾經在70年代打過職業橄欖球隊,他說:「高爾夫不是最優先項目,我比較喜歡打板球跟橄欖球,兩項我都打到了郡代表隊的水準,高爾夫是一直到了18歲才接觸。在那個時候,我是花在工作跟出去玩樂的時間比較多。我知道當時必須做出決定,看是要當個全職的球員,或是打包行李出去找份正式工作。2010年,最後我是拿了高爾夫獎學金,去了美國佛州的傑生威爾大學,念了一年就回來了。」

 

 

「我一直很想去,因為我喜歡美國的系統,也發現丹尼威利特也去過。那個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對於當時我的人生階段很合適,因為只能專注在打高爾夫。我們五點就去健身房,上課之前先吃早餐,課程從早上8:15分上到下午兩點,然後直接去球場報到,簡直是練球的天堂。」

雖然曾經在該大學排到第一名,2011年還被召回打英格蘭代表隊,華勒斯卻無法成功地從業餘轉到職業高爾夫,直到去年二月才拿下職業生涯的第一場勝利。在那個時候,他承認正想著全數放棄。「我是在2012年轉職業,但是過了一年後,我所經歷的一段是,非常的努力卻看不到任何的結果,」他解釋說:「我開始懷疑自己,也真的寄了履歷去經紀公司應徵高爾夫管理工作。很幸運的,我身邊有些朋友告訴我,『不行,你不能放棄,繼續努力下去。』」

很諷刺的,去年夏天在溫沃斯見到了超級經紀人「恰比」錢德勒,他才得到自己所等待的機會。「去年的這個時候,恰比給我一個機會去瑞典打諾迪亞名人賽,那是很棒的經驗,打了我人生第一場歐巡賽,」華勒斯說:「我晉級了比賽,真的帶給我繼續走下去的信心。在那之後,我在英國名人賽跟ISM經紀公司簽約,接著在阿爾卑斯巡迴賽最終站贏球,得到打挑戰巡迴賽的資格。」

贏下小巡迴賽的獎金王,讓他可以往大聯盟前進,也讓他在錯失了去年11月的資格考後,可以有信心做出修正。他在三月份的肯亞公開賽,第一次出賽就打到第三名。「事實上,我是帶著領先打進最後一輪,」他說:「我有些地方還沒做的完善,但球是真的越打越好了。我去到土耳其也打得不錯,在葡萄牙公開賽第一天還打出-10的成績,這是一件大事,因為在隔天我還打出-7桿,通常這是很難辦到的。這帶給我很多的信心;不過,說進入最終輪時不會緊張,那是騙人的。

「並不是多人知道這件事,當我走上第一洞梯台時,我是假裝跟球友在自己家鄉的公園球場打球。我必須要讓他們許多桿數,非要打到負七或負八桿才不會輸錢!我進入那輪比賽時也是這麼想,要打很低的桿數。果然,我打了沒有柏忌的一輪球、四隻鳥,完成了那次的任務。」

在那之前,華勒斯從一場職業比賽所贏的最多獎金只有一萬英鎊。他在葡萄牙因為持續領先到贏,而賺進了八倍的獎金之多。這對於四天的工作是一筆很好的工資。不過,27歲的他沒有很喜歡賺錢,他不想過奢華的生活,還是很滿意跟父母住在彌陀瑟斯的小鎮上。「我甚至不知道在葡萄牙賺了多少錢,」華勒斯坦白說:「我無意於追求金錢,我要的是排名可以一直往前。今年初我的排名在500名左右,贏了葡萄牙之後來到137名,那是我的生涯最佳名次。我會嘗試擠進世界百大之內,但終極人生目標是世界前十,從沒想過世界第一。當你進到前十名時,自然有機會靠近世界第一,這就是我的進步動力。

當然了,有些高峰表現是很棒,可以打一些像溫沃斯的球場,更是我的夢想;不過,贏球才是我打球的原因。」

華勒斯換教練的次數就像是在玩旋轉木馬一樣,「我在過去六、七年的時間,換了有四位教練,」華勒斯承認說:「但是我跟他們的關係都不及麥特貝爾斯漢密切。他教導過查莉豪爾、奧利佛費雪,2015年我在考資格賽時,我的一位朋友介紹我們認識。我打進了最後一關,但還是打得不夠好,或是揮桿不夠好。我知道需要做一些改變,而我也真的這麼做了,花了大約三個月的時間就拿到了第一勝。在那之前,我也有一些可以奪冠的機會,但都是輸在技巧的不完善。在壓力之下,我的揮桿無法挺住,會變得太陡峭且桿面關閉。球會左右亂飛,這樣是贏不了的。」

 


貝爾斯曼的學生中,諾任是華勒斯的最佳範例,他是去年歐巡賽的常勝球員。「看到他的進步真的很有啟發作用,」華勒斯說:「他是我的大偶像,他展示了只要有付出,回報就會跟著來。我每次來參加比賽,從來就沒有帶著要贏的心態,這樣好像又注定要被淘汰,但我還是會給自己最好的機會去拚。如果我被淘汰,那就是淘汰,但不要有任何的後悔。這也是我盡全力來準備每個星期比賽的原因,有些是在健身房做關於高爾夫的運動、想著高爾夫心理學或是改進高爾夫。」

華勒斯的排名直線上升,是來自對工作的狂熱。現在最困難的部分,他承認是,如何把球技再提升到另一層次。不過,有了第一場的歐巡賽勝利在手,他不會想著跟隨『牛肉頭』安卓的腳步,去美國闖天下嗎?「我目前看不到需要做任何的改變,」華勒斯說:「如果去打美巡賽對我的高爾夫有幫助,那我或許會想去試試。我在大學的時候去美國打了一些比賽,我認為那邊的球場適合我。但是,我才上到歐巡賽而已,要專心在保住資格卡。另外,只要我打得夠好,自然就會往那裡去。今年的泰瑞爾就是這樣,那是我希望可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不論他是否可以在那留下來,都不會是我現在想嘗試的。

 

追求巡迴賽之夢

全球的基層巡迴賽,那裡是球員們磨練自己並祈求改變人生的舞台。

 

麥特從阿爾卑斯巡迴賽到挑戰巡迴賽再到歐洲巡迴賽

 

2011年8月

在捷克國際公開賽取得並第二名,是業餘時代的最佳並列名次。

2012年7月

在英格蘭業餘錦標賽的第一輪,以2&1輸給麥特費茲派翠克。

2012年10月

轉入職業高爾夫。

2012年12月

在阿爾卑斯巡迴賽資格賽排第七名,取得2013年的挑戰巡迴賽資格,所賺得的獎金是100英鎊。

2016 年1月

當年一開始的世界排名是第1173名,在阿爾卑斯巡迴賽出賽46場,還沒有勝利。

2016年2月

在埃及的金字塔公開賽拿到生涯的第一場巡迴賽勝利,那是他轉職業後的第四年。

2016年6月

在諾瑞達名人賽出賽,那是他的第一場歐巡比賽,最後以第53名完成。同個月底,他拿下阿爾卑斯巡迴賽的連續第五勝。

2016年10月

拿下阿爾卑斯巡迴賽的最終比賽,奪得獎金王頭銜,當年度有六場的比賽勝利,取得2017年的挑戰巡迴賽資格。

2016年11月

歐巡賽資格賽最後一關以14桿之多敗下陣,極度的心痛。

2017年3月

在肯亞公開賽無法挺住三天的領先優勢,得到並列第三。

2017年5月

從頭領先到尾贏下葡萄牙公開賽,以三桿勝差贏下第一場歐巡賽冠軍。兩個星期後,他在瓦頓西斯的資格賽打進美國公開賽。

2017年6月

在厄林丘打了第一場的四大賽,但是兩輪的76與75桿,以六桿之多遭到淘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