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宮里藍的年代

By 伍慈任

中年大叔對英語和日語都僅止於略懂略懂的地步,我總覺得,學英語比日語容易一點,有趣的是,我的日本朋友曾説,他們學英語最困擾的部分也是日本傳統上有些發音習慣,就是無法把英語的正確發音唸得正確,特別是英語的無聲子音,這在台灣也有人受到類似的問題困擾著。

講這麼多英語、日語的事,真正要說的是剛退休的日本球星宮里藍,這些年在台灣、日本和美國的LPGA賽事裡,有一些機會接觸這位深具個人魅力的球星。最早那次算起來已是二十一世紀初的事了,那時她還是高中生,跟隨著二哥宮里優作的腳步離開沖繩家鄉,遠赴日本東北部的仙台市就讀著名的東北高校,那時她在日本高中女子賽事已是制霸全國的頂尖業餘好手,自然也是日本高協國家隊主力,初次採訪她時,還得兼用我那破破的日語加上簡單的筆談,和國際高爾夫通用詞彙,了解她在比賽中的大概情況。

再次見到她則是2002年釜山亞運,那年宮里藍拿到亞運個人金牌,面對多國媒體的提問,雖有大將之風,但英語完全無法上手,透過翻譯才能聽懂各式各樣的問題。其實大家最好奇的重點都是這位個頭嬌小、剛升高二女生,究竟是怎樣站上亞洲業餘賽事的巔峰?

2003年宮里藍以業餘身份贏得宮城電視鄧洛普女子公開賽冠軍之後不久,決定轉入職業,對日本女子高壇是件震憾性的大事,從來不曾有高中女生還沒畢業就宣布轉成職業選手,宮里藍卻以她特出的球技、爽朗的笑容和謙和的態度,帶動日本女子職業高球的另一波熱潮。那時在台灣看日本的比賽,美其名是隔海觀戰,其實資訊上是有時差的,無論轉播或網路訊息都不像現在這麼快速和發達,但宮里藍的魅力一直在日本報紙和雜誌上不斷出現,即使2006年她轉往美國LPGA巡迴賽發展,日本球迷完全沒忘記她,他們追蹤著宮里藍的出賽成績,熬夜看比賽轉播,就連非運動性的雜誌也不時派人赴美作專訪,那時逛到台北市幾家日系百貨公司裡的書店,總是訝異宮里藍怎麼會在某一本雜誌的封面出現,又在另一本範疇完全不同的雜誌的封面見到。

2008年曾雅妮開始在美國LPGA迴賽發光發熱,我也有過幾次赴東南亞和美國觀戰的機會,妮妮跟宮里藍經常一起出現,兩人用英語交談得很愉快,那時的宮里藍早已不是業餘時代的模樣。在比賽結束後,美國為主的國際媒體先圍著她採訪,早幾年還有英語翻譯陪在身旁,算是備而不用,她能聽懂的、答得出來的,就不會回頭問翻譯。英語的媒體問完之後,日本的記者再一擁而上,細細地再問各式各樣的問題,我也會在一旁用不是很靈光的日語聽力,設法再多聽一些什麼。約末2011年之後,宮里藍的英語應對能力就到了可以完全不需要翻譯的地步,儘管她講起英語還是有一點點屬於日本人的腔調,但溝通完全不成問題,我曾問過比較資深的美國記者,他很明快地說,宮里藍在國際選手裡算是很認真的那種,媒體同業都很清楚這些年她在球場內外的努力,尤其英語並不是她的母語,能做到這種程度令他印象深刻。

在宮里藍決定退休的時候,回顧著這些年來的變化,特別是語言的學習和生活習慣的適應,中年大叔發現,這些球技以外的能力與細節,也是支撐著球星站上高爾夫頂峰的關鍵因素之一,就算宮里藍有比一般選手更多的資源和強大的團隊協助,成功的選手還是必須發揮讓她成功的人格特質。我花了16年的時間把自己變成中年大叔,也從業餘高中生的宮里藍開始,一路看著她的高球軌跡走向職業生涯終點,忍不住摸摸已經花白許久的鬍子,嗯~青春真的留不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