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斯汀強生:突破瓶頸的美國公開賽冠軍

Edited by Nick Lin

這位美國球員在奧克盟的驚人表現,是32歲的他累積了場上與場外的一連串轉換。

 

達斯汀強生面對訪問的方式,應該就是跟他喜歡的打球方式一樣:不複雜,看著球,打球,然後再來一次。以他自己的控管方式,他從來不會深陷在思考之中,不管是在場上或是場外。這就是他的處世之道,而且做得很好。

強生在他的PGA巡迴賽前九年生涯,至少每年都有一場勝利,這個成就在之前只有阿諾帕瑪、尼克勞斯跟老虎伍茲辦到過,而且他還在去年夏天拿到第一個大賽冠軍。之後他又拿下兩場冠軍,被推舉為PGA巡迴賽年度最佳球員。這對於天賦異稟的他是一個突破,也算是一場復仇之戰。對於職業生涯還在往上走的他,已經承受了圍繩內的一些心痛時刻、以及場外的一些麻煩事情。

對於那些很清楚他的人,都知道他強忍了下來。這是他已經做了一輩子的事,從他還是16歲小孩子的時候,據報他被朋友的哥哥強制去買子彈,後來被用在一把偷來的槍,而那把槍之後被用在一個謀殺案(強生獲判無罪);到2014年他自請禁賽到2015年初,還有一次又一次地在四大賽失手。現在32歲了,他在個人生活找到了平衡與快樂;2013年八月跟寶琳娜奎斯基訂婚,她是冰球傳奇人物偉恩奎斯基的女兒;2015年他升格當了爸爸。強生成熟了,他的高爾夫也跟著受益,本刊記者布萊恩威克走訪了幾位跟他最熟識的人,由他們來告訴你強生是怎麼樣的人。

 

喬伊帝歐米沙密:強生從2010年起的訓練師

「他已經克服了很多的劣勢,他內心已經平靜很多。以前我從他的眼睛看得出許多的麻煩,現在都看不到了。他讓生活簡單化,也了解到一些曾經對他是重要的事,已經不再那麼要緊了。他處理的很好,但是你不會聽到他提起什麼。他贏球之後會去慶祝,再來就看不到他了。現在,他是完全的投入。他都起得很早,如果開球時間允許,他還會在比賽前上健身房一下。這是成為父親的一趟旅程。再一次的人生機會把事情給做對,而不是放棄逃避,我現在看到有史以來最清楚、專注且投入的他。當他想要努力時,他一直是最認真的人。但是,他有一些改變了。他有機會好好享受最高層級的高爾夫,並成為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他是我此生目前看到最好的達斯汀強生。現在的他很快樂!」

 

布區哈曼:前教練(現在偶爾搭配)

「他讓我想到美式足球的角衛員,他們被衝撞的機會比其他人都多。但是,他有能力再反彈回來。老虎是這樣,米寇森也是。你必須經歷過,因為有些麻煩事就是會讓你迷惘。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是一位非常積極的球員,有時候在星期天也會轉為保守。他的身體條件比其他任何球員都要強。」

 

克勞德哈曼:現任教練

「他就像是阿甘正傳,如果你跟他說就是這樣跑,那他就會,「好,我就這樣一直跑。」如果你可以設計一位高爾夫運動員,從一開始到成品,你不會想要設計出一位智商超高、會自省的思想型球員。你會希望是一位不要知道太多、一位很怪異的運動員,不太受到外界的影響。沒有人可以跟達斯汀一樣走過同樣的路再爬起來。每個人都要他把這個寫下來,那個記下來。他一直回說:『我不能改變已經發生的事。』他的觀點就是。為何要花時間去想不能改變的事呢?」

 

偉恩奎斯基:岳父

「他那天在球場上所做的是很棒的(美國公開賽〉,2015年的最後一天我也是在現場。我不知道其他運動員是否也可以克服他所經歷的。我很幸運可以認識世上最偉大的運動員,像是拳王阿里跟喬丹,而我也不確定他們可以挺得過那樣的壓力。我在之後也跟強生說了這些事。」

 

菲爾米寇森

「我跟布萊森迪恰普在討論上下坡推桿與轉折點的科學依據,以及為何在某些地點是最重要的。他也用了許多的科學字眼,達斯汀聽之後搖搖頭說:「我如果再跟你們混久一點,我可能破不了100桿。」

 

比利豪修

「他有著身體上的天賦,也有一些心理素質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支持他。但是他的一些決定卻引人質疑嗎?我記得去年美國公開賽前一周,我看他打聖橋德比賽。那是星期五的下午,他到了第10洞準備開球,有個水池會在他的落球區,而他也真的打下水。當時3木開球就已經很足夠了,為何會做這樣的決定呢?但是,他的心理力量立刻在那個時候出來讓他忘掉這一切。我希望我也可以這樣,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並不是很多人都可以這樣灑脫地說,『誰在乎?』然後繼續打下一球。我記得在職業生涯初期,有人告訴我在高爾夫你要不就很聰明行事,要不就是很蠢地打。『居中的人』都會很掙扎。有些人就是看著球然後打出去,這是原始人高爾夫,也就是達斯汀的風格。他甚至不會再想一下果嶺的左邊有水池,我每次看他打球都很訝異他的天分有這麼高。我認為拿下四大賽首勝是早晚的問題而已。誰會知道,有可能很快地我們就會討論他成為世界第一這件事了。」

 

大衛威恩寇:轉職業以來的經紀人

「對我來說,那個驚人時刻就在他拿下大學聯盟冠軍時。他當時領先非常多,過了12洞就已經負六了。到了一個短四桿洞、約325碼,一個高風險、高報償的洞。那一組有人先開球,我聽到他喊著『再滾,滾上去』,然後那顆球離果嶺還很遠;接著另一位球員開出,短了約40碼。接著我聽到巨大的觸球聲,達斯汀停在收桿動作許久,球直接落在旗竿左邊10-12呎的地方,幾乎沒什麼滾動。我記得我當時想著,『他的球飛了325碼且輕柔地落下。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球。』幾分鐘之後,我跟他說,『天啊,那一球真的太神奇了。』他回說:『你知道嗎?那剛好是我3木的完美距離。』接著,我開始想到綠夾克跟其他的事情。我越像剝洋蔥地去深入瞭解這位球員,我就越是興奮跟感興趣。我認為他一直被誤解,而他的天花板就是天空。我了解他之後就跟他說,當你想成為世界第一時,你就會是。他也一直回我說,『我知道』。從各種不同面向來看他的球技,他是在一直成熟中。他在個人方面也在成長,最重大的就是變成了父親。他在場上跟場外都變成不一樣的人。他正好到達一個時間點是,厭煩於自己的成就太低,以及一直敗給那些不如他的人。我們有些人串起這些點的速度比較快,他也是一樣。有了一段穩定的關係並成為父親後,對他的影響非常的大。達斯汀敘述的最好,就是當他暫離高爾夫時,正好有些事情可以去努力。以前他的人生沒有被充滿,他也不高興。即便是他成功了,他還是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沒到位。我可以知道他以前並不是真正得到快樂,他也自己也知道。」

 

葛拉漢馬頓:律師與長期好友

「有時候幸運就是不在你這邊。我為向恩在美國公開賽所發生的事感到難過,因為我已經在達斯汀身上看了許多次,但有時候幸運就是需要努力來配合。我真的認為達斯汀在美國公開賽奪冠,釋放了一些壓力。我真的可以了解。我們在之後一起去巴哈馬度假,我看到他跟兒子一人一手,一起拿著美國公開賽獎盃走在碼頭上。我不禁笑了出來,那是感人的一幕。」

 

兄弟之愛

奧斯丁強生:弟弟與桿弟

「我可以給你兩個例子,來說明我們之間的關係。去年在球員錦標賽,他在第17洞是真的拋了一顆球下水,他以為規則已經改了,他不需要去把球撈回來。裁判卻告訴他,必須把球找回來,不然要罰兩桿。他看著我的表情是,『你這白癡,我才不會去把球找回來』。所以,就是我去找球。接著,在BMW錦標賽要開打之前,他要我跑去拿我球袋裡的推桿。他看到戴依用著同款推桿,也叫公司寄一支給他,但是他不喜歡紅色的桿面嵌入物,而我有一支黑色的桿面嵌入。我那一支沒有套子,所以有些刮傷的痕跡。他就問我,怎麼不好好愛惜東西。『我就回他,『如果我知道他可以打到季後賽第三場,我就會好好愛護它。』他在星期五打了63桿,最後贏得比賽。

2015年在錢伯灣的美國公開賽是很難以釋懷的,我們跟奎斯基一家人去到愛德華,想遠離一切的事情。那個傷痛持續很久,但是我們以它為動力來進步。沒有多少球員可以從15呎三推輸掉美國公開賽的陰影走出來,就在隔一年的同一場比賽,他在美國最難的球場逆轉命運奪冠,這是令人動容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