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石頭

Edited by ONEGOLF

蒼涼的亂石叢中,長草急速地刮著,一個老闆在同組人的注視下,打了一桿又一桿,打得滿臉是汗、焦頭爛額。如果你想在清遠獅子湖賭一把,這可能就是你明天的寫照。

 

大氣是態度

我想說的是獅子湖的風景。

你若問問打過獅子湖的人,他們一定會反覆告訴你那些巨石帶給人內心的震撼。

其實,獅子湖有兩個球場,一個月球球場,18洞;另一是個月光球場,目前還只有9洞,這裡我們只說月球球場。

在月球球場,看不到那些雜七雜八的秋樹春藤、綠葉紅花,從發球台出來,遍地都是些外形巨大而敦厚的石頭。這些赭紅色的大石頭,其實是清遠當地的丹霞地貌,歸功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丹霞地貌,在地理學上並不陌生,但膽敢把高爾夫球場建在丹霞地層上,恐怕全世界也不多見。

這些石頭,千百年來飽經風吹雨打,裸露著的、風化了的,每一塊都透著一股滄桑、一份質感。這一點,縱使你打過多少名場,也會嘖嘖地驚奇不已。這些石頭巨大、漂亮,更有一種強烈的感染力。在它們的烘托下,球道顯得大開大闔,龍蛇飛動,勾勒出一份內在的骨力。

在月球球場,每個球洞都設有5組發球台,一定要打金梯(相當於普通球場的藍梯),只有在那裡,才能欣賞到球場裡最美的風景。設計師瑞克雅各森(Rick Jacobson)把幾個洞的發球台做在一些孤立的山頭上,不但居高臨下,還特意將梯台的面積做得超大,就是為了和球場的大氣路線相匹配。

第2洞、第3洞是其中的經典之作,人高高在上,對著天空和球道開出一桿,那種感覺極爽。第18洞開球台的位置最好,如果走上職業球手的黑梯,會發現周圍幾個球洞的風景都被你踩在了腳下。再低頭一瞧,隔壁球道有人在揮桿,有人在行走,那種強烈的落差感,一下子充斥了你的內心。人站在那樣的開球台上,一眼望去,自然會胸襟灑脫起來。

至於果嶺,大都伏在高聳的岩頭下,四周沙坑環伺,長草簇擁,顯得十分淩厲。果嶺之精妙需要親自體會,此處就不多說。

獅子湖的景觀出色,還在於樹種的選擇。

丹霞石的視覺衝擊力太強了,反倒讓人容易忽略那些蔥郁的松林。在廣東一帶,球場裡種的最多的是桉樹,因為桉樹便宜,生長得也快,但在獅子湖,卻以松樹居多。

前幾年球場改造時,原來的球洞鏟了個底朝天,只保留下幾片樹林,正好給做高爾夫房產營造出空間。靠近會所的幾個洞,新栽種了一些松樹,零零散散分佈在球道邊,保證了會所裡人們的開闊視野,又讓球場散發出一種疏朗之美。而且松樹易於打理,球道也少見什麼落葉,顯得十分乾淨。

可是,如果少了那些滿場飛揚的長草,一切的詮釋都是白搭。

 

寧下沙坑莫進長草

月球球場的發球台、球道和果嶺都選用了海濱雀稗鉑金草,這是一種新型草種,視覺效果好,長度也好控制。這樣一來,既能將球道草修剪出層次,又有底氣把果嶺速度做快。在中國,獅子湖是第一家使用這種草的球場。

月球球場的沙坑也頗有造型,沙坑不算深,主要在邊沿上做文章。據說,那些不規則的鋸齒,是造型師當年拎著噴槍一個個噴出來的。但是,球友們更津津樂道的,還是那些大把大把的長草。

獅子湖的長草漂亮。不管什麼季節,總是綠中透黃,黃中帶綠,一眼看過去,就像到了蘇格蘭大海邊某個林克斯球場。你知道,這是在廣東,還是偏僻的北部山區。

打球那天,看到草坪部的大媽們蹲在長草叢裡清理雜草。原來,不管是隔離帶,還是長草區,她們每天都會進行梳理,難怪所有的草都顯得狂而不亂。

難打,是球友對長草的一致共識。

一些當地球友約在月球場賭球,喜歡玩「大流氓」。你的球進了長草,一組人衝進去幫你找,那個齊心勁,真是狼子野心。據說有人踩到自己的球,乾脆一腳踩到草根底下,宣佈丟球,回去重打,因為很多時候,就算打上十幾桿,你的球也未必能救出來。它們就像獅子鋒利的牙齒,把你嚼碎、咬爛,再一股腦地吞到肚子裡。

這樣的球場,打起來如火中取栗,卻讓賭徒們欲罷不能。

 

脫胎又換骨

如果在幾年前,你問廣東球友,獅子湖在什麼地方,他可能會一頭霧水。

其實早在十幾年前,獅子湖所處的獅子頭水庫一帶,就是一個高爾夫球場,當時的老闆是一個臺灣人。球場從1993年開建,到1995年1月正式開業,在國內算是年份較早的球場。可惜彼時非此時,當年從廣州來一趟清遠,開車要足足4個小時。清遠又地處廣東北部山區,在很多廣州人眼裡,這裡就是窮鄉僻壤,誰都不願來。指望清遠本地打球人口養活自己,根本不可能。

2002年廣清高速通車,球場算是有了點起色。可是,多年的投入收不回來,養護也後繼無力,客流還是慘澹。況且那個時候,廣佛地區已經球場紮推,球友的選擇太多了。2006年,財大氣粗的頤傑鴻泰收購一個荒蕪破敗的球場,決不是為了賺些可憐的果嶺費。頂級別墅、酒店一系列的綜合度假村專案,才是其所欲。

球場從收購到動工改造,整整花了兩年時間。總規,選設計師,慎而又慎。球會副總鮑久輝記得清楚,當時最棘手的是老會員的處理,300多個人,大多是清遠老闆,最遠也不過廣州的花都,哪個都得罪不起。他足足打了300多個電話,幫忙安排別的球場救急,才一解燃眉。反倒是球場一開工,開足馬力,一年後試營業,三個月後,正式營業。如今,那些老會員說起改造後的獅子湖,無不點頭稱是。

 

印度來的看門人

很多人第一次到獅子湖,都驚奇地發現,會所的門童是裹著大頭巾的印度人。這讓人想起了當年上海灘的十裡洋場,那個時候,很多老牌酒店都喜歡聘用印度人做門童。

你還會發現,獅子湖會所洗手間裡的掛畫,內容居然是法國和義大利的紅酒產區地圖。這和頤傑鴻泰的背景息息相關。作為一家跨國公司,這家公司雖在國內不顯山不露水,但卻在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建有電站,尤其在印度,更是響噹噹的金字招牌。

其實頤傑鴻泰很早就開始走向世界,多年來和當地政府和民間關係處理得很好。所以這兩年,獅子湖舉辦了一個全球大使峰會和大使杯,也是中國高爾夫球界前所未有的大事。據說不少在廣州經營服裝的老闆,搶著買下獅子湖球場邊上的別墅,希望能有更多機會接觸國外大使,拓寬外貿生意的管道。

毗鄰球場的喜來登酒店,在2011年底開業。酒店外部穹頂採用了阿拉伯風格,氣勢十足,內部9.8萬平方米的面積,只設計了351間客房,更多的空間用在了廊道、入口和大堂等公共場所。正因為如此,這座酒店被喜達屋酒店集團打上了喜來登全球旗艦店的招牌,可以想見,整個項目完工後,將是多麼恢宏的景象。

獅子湖的別墅則風格迥異,洋溢著經典的南加州風情。一期別墅叫獅子湖公館,和喜來登酒店隔湖而立,在體型上也遙相呼應,最小的戶型也要近500平方米。二期別墅則是果嶺上的家,房型相對精緻,一般都是400多平,也開始發售了。

最牛還是遊艇會。未來兩年,頤傑鴻泰會和清遠市政府合作,開鑿一條4.8公里長的人工運河,從獅子湖水域直接通到清遠的母親河—北江。屆時,獅子湖的業主、客人,就可以乘坐遊艇直接走水路,入北江通珠江,到達南海、香港和澳門。

 

獅子湖鄉村俱樂部資訊

英文名稱:Lion Lake Country Club

球場設計師:Rick Jacobson

球場管理公司:Troon Golf

電話:0763-3556668

網址:www.lionlake.com

地址:廣東省清遠市橫荷街道獅子湖山莊1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