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球場朝聖之旅

Edited by Nick Lin

媽祖球場,顧名思義應該像是保佑打球平安的意思,但打起來卻像是渡海遇到強風巨浪般的驚心動魄。

 

媽祖球場的盛名早在前去朝聖前就已聽聞很多,不管是從媒體報導或是長春球員的口中,它都是非常難打的球場;風大、果嶺快到停不住、盲眼洞多、欺負不熟的人,甚至有人出5000元獎金,只要打18洞不出界一球就有賞!這些資訊在我心中已經勾勒出球場大致的模樣,很窄、上下坡、風大,或許還有些設計不合理吧?不然怎麼會把年輕跟長春球員整成這樣子!

這次的朝聖團我是晚一天出發,前線已傳回第一天的媽祖球場遇難記,大家原本打三場球所帶的球,一場就快掉光了,還有人已經買球來補了,連長春老師也掉幾顆球;晚飯時聽著大家講著自己的糗事,球上果嶺不小心就回滾出果嶺30碼外,球落在邊坡不小心就彈出界,強風會把球吹移整個球道!心裡想著,在湄洲島的媽祖應該沒有保佑以她為名的球場,或者是打這個球場就像是渡海的風浪試煉吧?打完要去湄洲島拜媽祖!

不過,我一直在留意著心中預想的關鍵字,球場設計不合理!卻沒有從球友口中聽到過一次。一位長春老師說,能舉辦中美巡的美巡三級賽事,場地一定是合理的,而不是因為球場有錢就勉強舉辦的。不論如何,我已經準備好面對媽祖球場了;畢竟,我也是踏遍世界各地名場的人。

 

媽祖球場的來由

或許,你對媽祖球場的想像應該是,球場旁邊一定有尊媽祖像看著海或是俯瞰著球場吧!其實並沒有,但是這個球場名字的確是媽祖所應許的。這位在普田忠門半島的丘陵地,是幾塊考慮的球場用地之一,另外一塊地當然是在湄洲島上,那裡就真的是在媽祖腳下的土地上了。球場總經理鄭俊英表示,「當時父親應福建省省委的邀請回來家鄉蓋球場,以促進當地的商業繁榮。湄洲島當然是最佳選擇,但是需要渡輪半小時的航程,往來的時間成本跟島上的氣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於是就在媽祖面前擲杯決定最後的用地,就決定在湄州灣北岸的經濟開發區、山亭鎮媽祖文化產業園內。這邊毗鄰建設中的媽祖城,遼望湄州島,北依省會福州、南接泉州並與廈門相近。還特地請國外的設計師來負責興建,依照山勢的起伏與山谷的變化,在這塊3000畝的土地上,規劃了27洞的球場;於2012年10月先完成了對外營業的18洞,球場的難度,讓媽祖球場的難度在中國立刻傳開;另外的會員專屬九洞,順序上就是第19到第27洞,球道更窄且距離也更短些,藍梯只有3150碼。

 

後九洞窄且起伏

由於當天下午我們還要去湄洲島朝聖媽祖,特地在早上挑戰球場,原先氣象預報是晴天的好天氣,卻是換來下雨的低溫天候,難道這又是媽祖給的的另一個考驗?我們從第14洞出發,一個站在高崗上、面對90度右轉下坡的洞。左前方轉彎出去都是出界區,有點像揚昇的第10洞,風還很強地從右邊出過來。

同組球友很有把握地往右邊出界區開,看著球卻消失在遠處,「奇怪了!昨天一樣的風會吹回來啊!」這樣就丟了一顆球!我則是乖乖地往球道中間打,結果完全沒熱身、衣服又被雨淋濕的情況下,往左一拉,球也跳出界了!5000元獎金還沒走出梯台就沒了!好不容易在球道上要攻果嶺,老師一直囑咐要打果嶺左緣,結果身體僵硬不聽使喚,偏右的球被風更往右吹,桿弟本說找得到的,去到水邊又是不見蹤影!好了,第一洞還沒上果嶺就丟兩顆球了,這個下馬威跟傳說中一模一樣。

接下來的第15洞是一個短四桿洞,球道像是在山谷間蜿蜒,白梯241碼、藍梯275碼,一個看似簡單的四桿洞。但在歷經上一洞的磨難之後,乖乖地用3木來開球,留下一個挖起桿的第二桿,而這一桿也是重點所在;炮台式的果嶺打不夠一定回滾30碼,打過頭回切一定停不了,也是到果嶺前30碼報到。同組的高焜松老師打得很準,送到旗竿邊幾乎打老鷹;我本來也對挖起桿很有信心的,就淪落到過頭與回切的炒米粉輪迴中。打完不信邪又回去果嶺後方切球,球還是無法停在果嶺上,同樣是30碼排水口報到。兩個簡單的四桿洞,已經驗證了之前媽祖球場的所有傳說,無生還!

媽祖球場的後九洞相對比較短,比賽時這區是當作前九洞來使用。以藍梯來看只有3200碼、前九洞有3332碼,可以想見的,後九短就是比較有盲眼洞或是球道窄,講究的是擊球距離與方向的精確控制,必須放對點才能避免災難,甚至是搶到博蒂;或者應該說,第一次會吃虧,但是第二次應該就可以避免因為不清楚的失誤了。

由於我們最後才打第10至第13洞,當時天氣已經放晴,球場已經變得多風跟果嶺偏硬,熱身之後也比較能夠適應球場所帶來的考驗。雖說後九相對比較短,第10洞就是一個400碼左右的右轉上坡洞,梯台在凹谷的一邊,開球必須越過去,左邊是出界且強風吹來,但是那邊又是攻果嶺唯一的角度;這一洞基本上除非是職業球員,業餘球員要兩桿上的機會幾乎是零,能保一切一推就已經是過人的表現了。我很幸運這一洞逃過球場的魔爪。

再轉過一個山頭後,眼前是一個130多碼的三桿洞,開球也要過凹谷,果嶺兩層式右高左低。從梯台看出去的景色跟永漢的第三洞類似,需要把球放到旗竿那個區塊才行;接著,第12洞是往底下山谷打的短四桿洞,有一點左轉,標準的山地球場特色,乖乖地順著球道走,就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後九的兩個五桿洞都是第二桿盲眼,就像第13洞是第二桿大上坡、球道直角往左轉,第18洞是大上坡球道中有大石頭、偏右就會下水,這些都是初次到訪者必會踩到的地雷。

 

大氣有難度的前九洞

經過後九洞的最後五洞熱身與體驗之後,在媽祖球場該遇到狀況全都發生過了,但還不到被提前結束的地步。轉進球場的第一洞,上坡右轉的356碼狗腿洞,我難得開了好球,旗竿卻插在高起果嶺的右角,一記安全的偏左球讓我第一次標準桿上果嶺,順利兩推完成,慢慢地從媽祖球場回魂中。

接下來從第二洞開始,球場整個變得開闊寬大,開球變得比較沒壓力,但距離也變得更長;加上球道濕軟不滾動,第二桿常是180多碼還要過水,小雞腿就變成最安全的球桿了。第三洞的160碼三桿洞,梯台與果嶺像是兩個台地,下看著前九的其他球洞,在陰雨天下別有中國山水畫的感覺,這一洞讓我在媽祖球場抓下第一隻鳥,而高老師是幾乎快要一桿進洞。

雖然落球區球道是變寬了,但是越接近果嶺就越窄,機關也越多;像是上坡532碼的第四洞,設計師在離果嶺140碼跟50碼處都放了沙坑群,還都是上坡盲眼看不到,用意就是考驗第二桿不攻的人與想直攻的人;然後果嶺像是一個被邊坡所包圍的劇場,不好抓攻擊的距離。我在不知情下剛好都閃過兩個沙坑群,成功留下十呎的側下坡博蒂機會,可惜果嶺又是快速起伏轉折,並不容易掌握。可能是媽祖有保佑吧!這四洞我可是負1桿,難得的小確幸!

聽說去年11月中美巡在此舉辦時,在球場的第六洞(比賽的第15洞),從配對賽開始就連續三天出現一桿進洞,其中的第一位就是球場董事長鄭國政先生。這一洞長約155碼,果嶺左前方水、右邊及左後有沙坑,身為東道主的鄭董事長,用8號鐵桿打出一桿進洞,開啟了之後兩天都有人接著一桿進洞的紀錄。

前九洞除了視野開闊,搭配起伏的地形與七個洞有水的威脅,造就了不同於後九的難度。像是跟第五洞相反方向,但球道中間以一區樹林阻隔的第九洞,居高臨下看著回會館的球道,兩個球道區中間分隔著一條小溪,一直延伸到果嶺旁邊。這個洞的設計兼顧到策略與美感,開球可以過240碼左邊沙坑的人,大概只剩短鐵或是挖起桿攻果嶺;只是,高起的盲眼果嶺,球上去又是不容易停,能否靠洞就能看打出精準的距離後,有沒有那麼一點的幸運了!

打完A、B場的18洞,天氣也放晴了!場方詢問是否要加打C場的會員區,可能是昨天大家都打夠了,期望下午去湄洲島找媽祖改改運勢,並沒有人再加打。想想去年11月,中美巡比賽在這個球場的晉級桿數是+16桿,隔一個月長春球員還有不少人打出90桿以上的成績。我能在前五洞爆桿的情況下,還可以收在85桿,已經非常滿意。在媽祖球場一天打超過18洞精神壓力會過大,感覺像是打了27洞,見好就收!

 

泉州高爾夫俱樂部

由於我們是從泉州機場來回台灣,此行的最後一場球就是拉回泉州打。泉州也是台灣人在福建的幾大源頭之一,整個城市還在大興土木之中。橫跨晉江的晉江橋,氣勢更是壯觀,所連接的兩岸都在蓬勃發展中。一路看不完的住宅興建案都在動工中,到了紫帽山風景區附近,更是有十多棟的大樓接近完工,原來中遠集團所投資的泉州高爾夫俱樂部就在旁邊。

從踏入球場開始,就覺得很有台灣味。球場已經開業20年,看得出來當年的榮景,但現在是有些中古的感覺。由於開發得早,周邊慢慢地被高樓大廈所圍繞,周圍景觀跟老淡水有些類似,更因為周圍的開發之後用電量拉升,在五年前球場的後九洞被放了幾支巨大的綠色怪物,這些電塔非常突兀且外漆已經斑剝,而電塔這個元素,讓它更像台灣球場了。

跟媽祖球場比較起來,這個泉州球場顯得寬大很多,相對的距離也長了不少。打藍梯總長要到6700碼,比媽祖球場的藍梯多了200碼之多。我今天特地換組來跟李岳峰導演打球,李導演曾經來廈門、泉州拍過許多的連續劇。我們在台灣都沒見到面,反而是來到福建才能同組打球。

我們是從後九洞出發,第10洞這個411碼的右狗腿四桿洞,就先給我們來個下馬威。開得不錯的球,第二桿都還要210碼上果嶺、果嶺前50碼還有小溪,標準的柏忌洞;另一個長四桿洞是430碼的第14洞,開球是下坡,球道的270碼處橫著一條水溝,同樣第二桿又是上坡要打210碼,這洞寧願打短在果嶺前切球,也不要上了果嶺過頭旗竿推下坡球,因為下坡真的沒有停球的地方。相對於這兩個長四桿洞,這區的兩個五桿洞就和善很多,一洞510碼、另一洞470碼,難度都是在果嶺上的大坡度;我在470碼的第16洞,推了一記上下坡、左轉90度的36呎博蒂,已經算是逃過果嶺的考驗,那一球推到天黑也不會再進一次。

擺脫後九洞的電塔壓迫,前九洞整個是開闊的山坡視野,這應該才是泉州球場的原始模樣。頭兩洞一來一往在中間包著一個大水塘,對第一洞的威脅還好,但是對第二洞的第二桿就很有破壞性;第二洞果嶺就躲在水塘後方,想要直攻大概都是葬身水中。但別以為水的威脅已經結束,第三洞的三桿洞是個半島果嶺,左邊就是接著水塘,果嶺是右高左低,從高處往低處推,真的只能保在旗竿邊就幸運了。

泉州球場雖然球道還在冬天狀況,果嶺的草也算在過冬中,但推起來還是令人擔心的快,跟媽祖球場的差別就是沒那麼平整,推得軟的球會偏移。

如果說它像台灣球場,那麼它在台灣的果嶺可以算是好的了。球道的設計雖是沒有特別的壓迫性,但距離就是貨真價實,400碼的四桿洞就不好受了;像是第九洞的第二桿大上坡,小雞腿與五號木都要拿出來了,加上果嶺附近縮窄,真的頂多只能救平標準桿了,而這個par就讓我帶著美好的回憶,結束了這次的福建高爾夫之旅。這個離台灣近,又有文化、語言淵源的大陸省份,值得很久沒去或是還沒去過的球友走一趟,朝聖媽祖球場與媽祖的起源地。

 

湄洲島媽祖聖地

有研究指出,媽祖是從南島民族的海神Mata和中國閩越地區的巫覡信仰演化而來,在發展過程中吸收了其他民間信仰(千里眼、順風耳);再隨著影響力的擴大,又納入儒家、佛教和道教的因素,最後逐漸從諸多海神中脫穎而出,成為閩台海洋文化及東亞海洋文化的重要元素。

 

媽祖與台灣

媽祖信仰是在明清時代,隨著漢人移民自大陸東南沿海地區渡台海而來。當時台灣海上活動頻繁,歷經台灣荷西時期的東亞貿易活動、及明鄭王朝的武裝海商集團,因此媽祖成為台灣人最普遍的信仰神明之一。再根據淵源地的不同,從湄洲分香者稱為「湄洲媽」,從同安分香者稱為「銀同媽」,自安溪分香者稱為「清溪媽」,從泉州三邑分香者稱為「溫陵媽」,由漳州漳浦縣分香者稱為「烏石媽」。

根據史料與當地導遊的解說,台灣澎湖天后宮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廟宇,位於澎湖縣馬公市,原稱娘娘宮、天妃宮、媽宮,後來「媽宮」就成為地名,現在閩南語呼「馬公」仍以「媽宮」稱之。至於馬祖列島之名也是由媽祖而來,據清初《使琉球記》記載,宋朝福建湄洲的林默娘28歲時,因父兄駕船駛至閩江口海域,突遇巨風大浪,船毀人溺,默娘得知,飛身入海拯救父兄,因而罹難,遺體隨海漂至閩江口附近的竿塘島(即今日馬祖列島的南竿島),為漁民打撈上岸,並就近將她葬在岸邊,據說湄洲鄉親於馬祖島迎回默娘聖體,留下紀念衣物為衣冠塜;但馬祖人認為,媽祖葬於現今馬祖南竿鄉馬祖天后宮宮內的靈穴石棺中,且興廟供奉相傳至。此島因而稱為「媽祖島」,或因傳抄而寫為「馬祖島」,爾後國軍進駐,正式改稱為馬祖。

 

湄洲媽祖聖地

傳說中湄洲島是媽祖林默娘的家鄉,也是祂羽化升天之地。興化府莆田湄洲島湄洲媽祖廟(朝天閣)始建於北宋雍熙四年(987年),是世界上最早的媽祖廟。天聖年間(1023年)開始擴建,清康熙二十年遷界令撤銷後重修,當時有殿堂樓閣16座,客房齋堂等建築90餘間。宮中史料記載,三尊神像中一尊「大媽」留在湄洲祖廟正殿(朝天閣),惜已於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第二尊「二媽」流向鹿港天后宮,創建於明萬曆19年(西元1591年),係台灣島上建廟最早之媽祖廟,相傳清康熙22年(西元1683年)福建水師施琅平台恭請湄洲媽祖護軍渡海,班師回朝之際,其族姪施啟秉等懇留入廟奉祀,現為湄洲祖廟僅存的唯一開基媽祖,為六尊開基媽祖的第二尊,故俗稱「二媽」;第3尊「三媽」則為今日新竹長和宮的媽祖真髮、軟身神像,稱「湄洲祖廟正三媽」。

湄洲島也是國共內戰末期的島嶼戰爭地之一,曾是共產黨的海上碉堡,山底下的坑道是四通八達,目前開放一些坑道供遊客參觀;1953年中華民國國軍發動突擊,殲滅島上的中共守軍,佔領了湄洲島。1980年代以後,海內外信徒捐資對湄洲祖廟進行重修;我們到訪時有些琉璃瓦正在拆除,換回原來的土瓦,因為世界文化古蹟組織認為不符合原始的模樣。整個湄洲島的重建計畫要屬臺灣捐獻最多,現在大殿入口的大牌樓,就是由大甲鎮瀾宮所捐贈,其他的許多地方也可以見到台灣其他廟宇或是團體的捐贈落款。

在天后宮中分為上殿跟下殿,中間以天井相隔,裡面供奉黑、紅、黃臉的媽祖,每個可都是各有來頭,黑臉的媽祖是台灣的開台媽祖,也因為歷史非常的悠久所以臉部已經被香火薰黑了;紅臉媽祖是受過36次寶封,每受封一次臉就紅一次,因此就成為「紅臉」媽祖;黃臉的媽祖是在湄洲島的媽祖,因為每年都會請一位年過半百的老太太為媽祖梳妝打扮,所以湄洲島的媽祖雖然歷史悠久,臉也是不黑的。媽祖祖廟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沒有「門檻」,表示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來參拜,也是唯一不忌諱照相的廟宇。媽祖廟山頂屹立著一尊14米多高的巨型石雕,面向台灣,背靠大陸,該塑像是由365塊花岡石雕刻而成,維繫著兩岸的媽祖文化淵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