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誤解的獨行俠

Edited by Nick Lin

巴布華生通常是被認為奇怪且不受歡迎,但是這跟本刊特派員奇德亞歷山大所遇到的熱誠、專注且放鬆的他完全不同。

第一次要專訪一位世界頂尖球員,心中總是充滿著興奮與期待。但是我的企盼全因為要跟這位兩屆名人賽冠軍對談,而變得有些緊張。我們都聽過關於他的一些故事,像是巴布很容易爆發,不喜歡法國的美國球員,當他身陷打架時巡迴賽同儕沒有人會挺身相助等等。他在球場上所表現的天分跟精彩演出,卻很難擺脫這些傳聞。

這些事情都算還好,但要是他跟我談不來呢?如果他不回答某個問題,或是拒絕我們想要的拍照角度呢?或是我得不到我們想要的回答角度呢?要單獨約訪60分鐘的巴布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的壓力很大。

很幸運的,我所遇到的巴布跟我所預期的差很多。這位38歲的球員從一見面就非常的熱誠與好接近。他很自在地表現自我,給了我們很多想法、廣泛且深入的答案,即便有些是帶點敏感的問題他也回答。唯一一個比較可能尷尬的時刻是,友刊的編輯尼克懷特詢問他的經紀人,可否拍攝巴布拿著所愛的粉紅色開球木桿時,尼克直接要去幫忙拿出那支球桿。

「等等,讓我來,」經紀人說:「巴布不喜歡任何人碰他的開球木桿。我不希望把氣氛搞僵,尤其是你們現在談的正高興。」

除了這個小插曲,華生是很有魅力的,他甚至堅持延長時間來回答我所準備的所有問題。簡單來說,這是我所做過最愉快與享受的專訪,而巴布所告訴我的事,可能會永遠改變你對他的看法。

巴布對於…自學的高爾夫

「我爸在我六歲的時候給了我一支9號鐵桿,我一整年只玩那支球桿,沒有玩其他玩具或是做學校功課。我就是繞著自己家打塑膠球。隨著我慢慢長大,我的心思都是在於打高爾夫跟擊球,卻不是很清楚高爾夫的全貌。我只知道我有一支球桿跟一顆球,我要用它們來做些什麼,於是我的創意就這樣養成了。

「我沒有球場可以練,所以就利用我家。我會在車道上畫一個圈當作是洞,繞著房子打一圈,然後再反方向打一圈,有時候從樹上過,有時候打樹的底下,或是越過屋子的邊緣。我開始有了打球的感覺,並滿意我所夢想的事可以成真。」

巴布對於…握桿的重要性

「父親給那支球桿也教導了我第一件事,握桿。即便是他對高爾夫並不在行,但他知道桿面在觸球時的重要性。球壇的所有偉大球員都有不同的揮桿方式,跟不同的思考方式,他們在觸球時都是很傑出且穩定。父親要我以著觸球為揮桿考量,好讓雙手習慣桿面方正的感覺。所以當我在作球時,都是我的雙手讓桿面稍微開放來使球右轉、關閉時打左轉球(他是左打者方向相反〉。」

巴布對於…高爾夫與家庭時間

「我老爸的球打得很糟(大笑),他不在了,所以我可以這麼說笑!我想,他只打過幾次的80多桿吧。但是高爾夫應該不只是贏球而已,還有帶家人出去走走跟陪伴。我媽媽不打球,我姊跟爸爸都會打,媽媽就是當桿弟。因為我是最小的,所以媽媽幫我揹桿,這就是我們全家四個人在一起的方式。接著,我打得越來越好,但是對我而言,那還是我們家一起消遣的時光。」

巴布對於…身為一位巡迴賽球員

「當我出道剛加入Nationalwide巡迴賽時(現在的Web.com巡迴賽),整個成長學習是很慢的,我是來自鄉下小鎮,並不喜歡一大堆的人群,我必須學習面對眼前的攝影機跟如何接受訪問。當一輪比賽後有人拿著麥克風到我面前時,我就是有什麼說什麼。我的成長環境就是教我實話實說,為何要隱藏呢?我已經學到要稍微留點後路,我從一些沮喪的情況中記取教訓。在過去一年以及在美巡賽的前幾年,我經歷了許多的高峰與低潮。

「我在Nationwide從未贏得比賽令我沮喪與害怕,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贏下第一勝(2010年美巡的旅行者錦標賽),我持續地努力、掙扎與思考怎麼會這樣。我才了解高爾夫只是一個運動,不應影響我的生活跟家庭。」

巴布對於…生活的重大改變

「父親在2009年時生病,隔一年就去世。我在那一年拿下第一場的冠軍,當我進到比場地時,我感覺到已經不再有什麼牽絆了。可以就是打自己喜愛的高爾夫。同年我也首次入選了萊德盃代表隊,我的整個職業生涯自此進步相當多。

「2012年拿下名人賽後,把我又拉回菜鳥年的感覺。你可以想像嗎?突然間,媒體、群眾跟贊助商都要你更多的時間。現在我退回自己的殼裡面,我領悟到這整個系統運作的道理,花了我九年的時間重新學習一遍。所以,那一年對我來說很艱難。同一年,我也升格當了爸爸。我們在名人賽前兩星期收養了Caleb;因此,升格當爸爸跟贏下比賽,讓我的世界整個倒過來。」

巴布對於…自我表現的目標

「我們都想要成為老虎伍茲,但是你得設定一個務實的目標。我曾在一個專訪中提到要贏10場的美巡賽,如果你真的可以在現代的巡迴賽贏到兩位數的場次,那你真的是這個時代的佼佼者,我到死後都會記得這個成就。當然了,傑克尼克勞斯是史上最偉大的球員,別誤解我的意思。只是現在的世界不一樣了,大家都知道怎麼練習跟訓練,也都有專屬的心理導師。傑克跟他那時代的人,周圍都沒有這些人。」

巴布對於…為何四大賽有些被高估了

「我們改變了職業生涯好壞的考慮依據。以前的高爾夫都是要穩定,如果你一整年都晉級,那就很好了;但是現在會是,「你有贏嗎?」李威斯伍德是一位很棒、很棒的球員,但是從未贏過大賽冠軍,所以我們並不看重他。怎麼會這樣?他可是傳奇球員。蒙哥馬利也是一位傳奇啊!我已經贏過九場比賽,如果加上老虎的挑戰賽是十場(那場比賽已經被美巡所認定)。我都不感覺自己比他們優秀,只是因為我贏過大賽,所以我比他們傑出?事實上,他們比我強上好幾倍。」

巴布對於…身為競爭者跟朋友

「身為一位職業巡迴賽球員,我想打敗所有的人。但是我也了解到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羅伊打敗我是因為他打出更好的球,那我沒有什麼好氣的,還會跟他握手並說恭喜。我會因為他打敗我就不跟他做朋友?不會,在這裡我可以這麼說,他比我優秀,所以我不應該跟他說話,但我們還是朋友。我們都試著想成為最佳的巴布跟最佳的羅伊。真希望能有幾周,我是可以打敗他的。你心中就是會想著,『下次輪到我打敗你。』只是,我們是以友善的方式來進行。如果你真的都沒有朋友,那會瘋掉的。」

巴布對於…晉級跟穩定度與贏球

「這個世界的想法是,當你一年贏了三場比賽就是偉大的球員,不管其他的比賽都被淘汰了。現今我們的關注時間都是很短的,你只會注意到上星期發生了什麼事或是誰贏了。即便是我自己,也會忘了做了什麼。有時候,我會認為自己沒有打好,突然間才想起,『咦,我今年贏過球啊!』幾年前羅伊連續幾場被淘汰,每個人都在質疑他。接著,他連許拿下兩場大賽冠軍,大家又都稱他是最偉大的了。

「在2012年我拿下名人賽時,星期一大家都還在討論我,星期二卻是大家在猜誰是明年的冠軍。當了爸爸對我是有些幫助,但我還是一個凡人,有時候還是會走偏的。太太跟小孩讓我保持正向樂觀,他們讓我明瞭它就只是高爾夫而已。我的桿弟跟團隊也是如此幫助我。我有時會忘了這些,是因為太過短暫記憶且在意贏球。」

巴布對於…挑戰媒體

「你可能會認為高爾夫的挑戰是發生在球場上,但真實的挑戰是在面對場外的干擾。問題是在於,美國的媒體想要塞滿24小時的高爾夫題材。有時候一場晉級的表現還比贏球更精采。過去兩年我在美國公開賽都遭到淘汰,大家就說我在這個比賽沒有機會。只是,我不可能有那麼糟糕,畢竟我贏過兩次名人賽。只是,媒體一定是炒作有話題的素材,那就是負面新聞。巴布捐錢給慈善單位,一點也不吸引人;換成巴布發脾氣丟球桿,大家就會關注。」

巴布對於…有名的法國之行

【故事背景:2011年巴布在Le Golf National球場的法國公開賽被淘汰,他抱怨法國球迷的行為以及球場的維安,還有他對一些法國地標建築的描述,而被認為是狹隘的美國主義者。他說這個大塔(艾菲爾鐵塔)就是以L(通風)為建築宗旨,而那個拱門(凱旋門)就是用來開車繞圈圈用的。】

「我得要誠實,在法國的那個星期是我們2011年最快樂的一個禮拜。我的太太、桿弟、經理跟訓練師都在那裡,我們做了幾趟的觀光旅行。那星期我真的打不好,但球場不好打是事實。我並未拿出場費去打,卻被批評的體無完膚。很不幸的,有人寫了一篇故事報導,然後大家就跟著報導走。我打從心底說,其中沒有一樣是真實的,我的團隊都知道我沒有做或是說任何不對的事;但是,我被批評的很慘。如果我的人生是圍繞在高爾夫,而這些媒體也是以高爾夫為中心,天啊,我註定都是挨打的人。他們一定都會寫負面新聞,不管事情的真與假。我也只能接受了。」

巴布對於…跟Ping公司的長期關係

「我從八歲開始就是用Ping的球桿,我這個人很忠誠,討厭換來換去。Ping是個家族所經營的公司,很有家庭的氣氛,我沒有需要更換的理由。老闆約翰索汗很聰明,他就是想著怎麼做會讓大家更好。他不會想做一些噱頭來賣東西。我跟他的相處非常愉快。我並不知道我的曾祖父,也不認為有人可以取代我老爸,但是他是最接近的人了。當我說錯什麼時,他會讓我知道為什麼,但是當我做對了什麼,他也會一直保持互動。就是這層很親近的關係。」

巴布對於…透過奧運對高爾夫所做的回饋

「我會參加奧運是因為要回饋高爾夫所帶給我的一切。高爾夫帶我走遍全世界。我家鄉的人是從來不出門的,那裡也沒有什麼工業可以讓人家賺大錢,所以我父母親也沒什麼錢。對我而言,高爾夫讓我可以去到全世界,我需要回饋高爾夫。奧運將高爾夫帶給了全世界,鼓勵了人們走出來,享受這項地球上最美麗的發明。」

巴布對於…他的傳奇

「我知道自己對於媒體有處理不好的時候,但我希望人家記得我是個好人。我真的不介意大家是否認為我是個偉大高球員。在球場上的成就是滿足我個人的追求,我希望大家記得我是因為,我是個回饋者、好人、好先生、好朋友。誰管他在球場上表現得如何呢?」

「我父親2009年生病,隔年就去世了,而我也在那年贏下第一個冠軍。當我進到比賽場上,我感覺到這些都已經不是我所需要關注的了。」

 

 

新生代的國際化美國球員

他可能是被描寫成不愛旅行的美國球員,但是在過去的五年內,巴布華生去國外參賽的場次多過其他的美國球員。

1.巴布華生

22場分在9個國家

2016–三場(巴西、中國、蘇格蘭)

2015–七場(巴哈馬、加拿大、中國兩次、日本、蘇格蘭)

2014–四場(中國、英格蘭、日本、泰國)

2013–五場(加拿大、中國、馬來西亞、蘇格蘭、泰國)

2012–三場(中國、英格蘭、泰國)

 

2.麥特庫丘

19場在10個國家

2016–三場(巴西、加拿大、蘇格蘭)

2015–六場(巴哈馬、加拿大、斐濟、墨西哥、蘇格蘭兩次)

2014–兩場(加拿大、英格蘭)

2013–五場(澳洲兩次、加拿大、法國、蘇格蘭)

2012–三場 (加拿大、英格蘭、香港)

 

3.派翠克瑞德

18場在11個國家

2016–三場(巴西、蘇格蘭兩次)

2015–八場(巴哈馬、中國兩次、杜拜、香港、馬來西亞、蘇格蘭、瑞士)

2014–四場(中國、英格蘭兩次、馬來西亞)

2013–兩場(加拿大、馬來西亞)

2012–一場 (哥倫比亞)

 

4.瑞奇佛勒

18場在10個國家

2016–三場(阿布達比、巴西、蘇格蘭)

2015–六場( 阿布達比、巴哈馬、中國、加拿大、愛爾蘭、蘇格蘭兩次)

2014–三場(中國、英格蘭、蘇格蘭)

2013–五場(澳洲、中國、馬來西亞、蘇格蘭、泰國)

2012–一場 (英格蘭)

 

5.喬丹史畢斯

15場在10個國家

2016–三場(阿布達比、蘇格蘭、新加坡)

2015–四場(澳洲、巴哈馬、中國、蘇格蘭)

2014–四場(澳洲、中國、英格蘭、日本)

2013–四場(中國、哥倫比亞、巴拿馬、蘇格蘭)

2012–沒有

 

6.達斯汀強生

15場在7個國家

2016–兩場(加拿大、蘇格蘭)

2015–四場(巴哈馬、中國、香港、蘇格蘭)

2014–兩場(加拿大、英格蘭)

2013–四場(澳洲、加拿大、中國、蘇格蘭)

2012–三場(中國、英格蘭、蘇格蘭)

 

7.費爾米寇森

15場在6個國家

2016–兩場(蘇格蘭兩次)

2015–兩場(蘇格蘭兩次)

2014–三場(阿布達比、英格蘭、蘇格蘭)

2013–四場(中國、馬來西亞、蘇格蘭兩次)

2012–四場 (中國、英格蘭、蘇格蘭、新加坡)

 

8.吉米沃克

14場在8個國家

2016–兩場(加拿大、蘇格蘭)

2015–四場(巴哈馬、日本、蘇格蘭兩次)

2014–三場(中國、英格蘭、蘇格蘭)

2013–三場(中國、馬來西亞、蘇格蘭)

2012–兩場 (加拿大、馬來西亞)

以上資料是迄2016年九月為止

 

 

 

 

一條漫長糾結的路

巴布的發展之路上過高峰以下過低谷

2003

華生轉職業並在次級的Nationwide巡迴賽最終排第63名,21場的出賽晉級13場,有兩場的前10名。

2004

娶了前籃球員安琪拉,他們是在喬治亞上大學時認識的。

2005

以Nationwide巡迴賽年裝獎金排第21名,各一場第2與第3名,終於取得美巡賽的資格。

2006

在當年的第一場比賽夏威夷公開賽,打出第四名,並以一記407碼的開球打響名號。他在年終獎金榜排第90名,平均開球距離319.6碼排第一。

2008

第一次打入巡迴錦標賽並在聯邦快遞杯收在第30名。

2010

華生在旅行者錦標賽拿下第一勝,在PGA錦標賽的延長賽輸給了凱默;首次代表美國萊德盃出征威爾斯。父親在10月份過世。

2011

贏下個人的第二跟第三場美巡賽冠軍,但是在法國公開賽被淘汰後,因為言論引來負面新聞。

2012

在贏下名人賽之前領養了兒子Caleb,之後世界排名升到第四。在馬戴納球場第二次代表美國隊打萊德盃。

2014

第二個名人賽冠軍使他從世界排名第30名升到第四名。之後又贏了兩場,以及第三次入選萊德盃;收養了女兒Dakota。

2015

贏下第二個的旅行者錦標賽與在巴哈馬的英雄世界挑戰賽。ESPN的調查顯示,華生如果遇到打架,是巡迴賽同僚最不會出手相救的球員。

2016

華生保住了他的第二個北方信託公開賽冠軍,生涯的美巡第十冠,如果英雄挑戰賽也算的話。他是美國萊德盃勝利隊伍的副隊長。

One thought on “一直被誤解的獨行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