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High For 2019 徐薇淩的躍升年

外界對於徐薇淩在2018年的表現充滿驚奇,但對於她自己而言,那是一連串準備後的收穫,讓她更充滿信心,準備今年來個大躍進!

By ONE GOLF Nick Lin photos by WL Hsu

2019年的元月份,在台灣已經舉行了日立慈善賽與台灣女子公開賽,對於台灣本土球員而言,這是宣告新的球季已經開打;但是對於旅外的台灣球員而言,都是處於備戰的狀態,有些人選擇不出賽,另有些人是以既有的狀況出賽,目的就是挺自己國家的大型比賽。徐薇淩就是屬於後者。

在日立比賽之前,徐薇淩還忙著贊助商的活動,這不能拿來當作藉口,卻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盡管比賽場地東方高爾夫俱樂部是她所熟悉的,也曾經拿過中國信託那場比賽的關鍵勝利;但畢竟,那像是一場短期比賽,很難立刻進入狀況。於是,她是晉級了,但並不滿意。

隔一個星期,她立即往南部的信誼球場走,這場隔了13年才復辦的台灣女子公開賽,在高協王理事長的促成下舉辦,獎金高達80萬美金,而且跟韓巡賽合作。KLPGA的一軍壓境,身為台灣目前在LPGA的一姐,徐薇淩當然要擔負起保家衛國的責任!很可惜,她又是失望地離開了。

面對這兩場比賽的表現不如預期,徐薇淩心中有著小小的遺憾,也是為何本文會加上前面這兩段的原因。賽後,徐薇淩整理一下心情與自己的行曩,往既定的佛州行程出發。這是她每年固定回廠調校的時間,跟揮桿教練Tony做年度性檢修,不全然都是技術上,也有些是心理上的鼓勵,然後再投入美巡賽之中。去年她就是這樣投入巴哈馬的比賽,差一點就拿下冠軍,開啟了神奇的整年表現。

為2018年累積能量

談到去年的整體表現,徐薇淩歸功於之前兩年的準備,那是從谷底反彈的開始。薇淩已經打了LPGA巡迴賽四年,第一年的表現突出,僅次於去年的成績,可以算是豐收的新人年;於是,她對於第二年充滿了期待,哪知道那一年反而是讓她墬到谷底,場內與場外的不如意接踵而至,讓她差一點掉了資格卡。年末回到台灣,還因問贊助商的問題,弄得全家氣氛不佳。

第三年的徐薇淩重新出發,身上沒有任何贊助商,只有裙襬搖搖的支助,徐家父母豪氣的表示,之前我們就是這樣地走過來的,我們還有地可以賣,怎麼樣都要讓你再出去拚。當時的徐薇淩已經跟現在的教練合作了,這位老先生教過幾位知名球員,對於薇淩很有耐心與愛心,教法也深得她的信任,兩人就一路合作到現在;而自知身材條件不如人的薇淩,對於自身體能的加強,也從未鬆懈過,即便像是裙襬搖搖那周那麼忙碌,每天回家還是要做收操動作。

所幸,薇淩並不讓家裡的兩老擔心,更不需要再去賣地,她自己在第三年已經走出谷底,走到幾乎是2018年的一半表現。回首之前的一年,這段反彈的歷程,在外人來看算是很快的了,但在徐薇淩的心中,卻是有絕處逢生的感覺,從期待而失望的二年級生,順遂地走完了第三年,並為第四年,也就是2018年最做了最好的準備。

有了不錯的第三年表現,徐薇淩算是完成了自助階段,但最讓她穩定軍心的是,2017年年末跟現在的贊助商台灣大哥大簽約,為2018年的比賽經費做好了準備,更不需要提賣地那檔子事了;相反的,薇淩因為機緣關係,貸款買下了林口一間房子,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回台安定的窩。她不敢說這是她的起家厝,因為時間點剛好就在她起飛的時候,像是當年雅妮買下了阿妮卡的房子。她謙虛地說:只是要讓自己住得舒服點,也方便做訓練。

有了主要贊助商跟起家厝,關鍵信心加強在拿下中國信託女子公開賽冠軍那是她前贊助商的比賽,她在最後一天跟台灣一姐同組,先是薇淩出現失誤,後來姐也出現失誤,才讓及時回穩的薇淩拿下冠軍。這個冠軍算是一吐怨氣,其中的辛酸是外人不能了解的,在事過境遷的此時,她也不想與外人道。只是路見不平的筆者寫了出來,凡事冥冥有安排。她到現在還留著那張支票的珍珠板,可以想見其重要地位。

巴哈馬一戰奠基

巴哈馬曾經是LPGA的開幕戰,但是2019年不見了,非常可惜!因為在2018年的最後一年,徐薇淩就在那裡打出了第二名,在最後一天她都保持好狀況,只是冠軍球員在最後五洞抓了四鳥,而跟她的第一冠擦肩而過。可能是之前沒賺那麼多,後來意外地發現,巴哈馬是不用課稅,又額外賺了一筆!這一個第二名來的很早,對於薇淩像是定海神針,可以大步地往之後的賽程出發。

只可惜,LPGA在2018年的賽事,在三月之前是每個月只排一場,巴哈馬在一月底,澳洲女子公開賽在二月底,之後的亞洲系列薇淩不能打,所以第三場要等到三月底才開始,平均一個月打一場,第三場薇淩去到美國本土就被淘汰。

所幸在起亞菁英賽反彈,拿下了並列第七,桿數是-12桿;雖離冠軍很遠,卻是第一場四輪比賽低於標準桿兩位數的表現,巴哈馬是-10,但那是一場三輪的比賽。有了這個第七名,接下來的比賽就不間斷了,應該可以一鼓作氣了吧?

在接下來的六場比賽,薇淩被淘汰了四次,兩次晉級的最佳名次也只有並列46。如果這算是低潮期,那應該就是了,因為她去年打了28場比賽,其中有八場被淘汰,走到此時就已過半了。

五月底進入LPGA的熱戰期,兩個月的時間有八場比賽,其中三場是大賽,分別是美國公開賽、女子PGA錦標賽跟英國公開賽,徐爸爸也照慣例會飛去美國幫忙開車當司機。薇淩在難打的美國公開賽表現平穩,71-73-70-72的-2成績,讓她拿下並列第5,這場是不需要低於標準桿兩位數就可以前十名的比賽。對薇淩來說,又是走出小谷底,揮別前六場的陰霾表現,好面對未來的七場比賽。

只是,每次的一個前10名表現,似乎就又開始走下坡,巴哈馬的第2、起亞菁英賽的並列第7、美國公開賽並列第5,之後都沒有挺住。在美國公開賽之後的七場,有兩場被淘汰,晉級後的最佳名次只是並列20。之後在加拿大女子公開賽,她出現了去年的最後一場淘汰;不過,暑假那兩個月的普通表現,還是讓她確定可以打秋季系列賽的五場與來年的兩場春季系列賽。

對於打了四年LPGA的薇淩來說,保卡是她早已經做到的,能打完整的秋季與春季系列才是另一個肯定,也算是2018年積分排名第32的紅利,而四年生涯的六次前10名表現,有四次就是出現在2018年,第四次就是轟動武林的裙襬搖搖並列第六名。

裙襬搖搖是亞洲秋季系列賽的第三場,這一系列賽是沒有淘汰的,只要打完就有錢領。這對於第一次能打的薇淩,當然全都報名了。在韓國站開打前,她受次入選國際皇冠盃的台灣代表隊,只可惜,台灣對全軍覆沒;而第一場的韓國比賽,如果真有淘汰,她還真會被刷掉;第二場的上海比賽漸有起色,回到台灣的比賽整個大爆發。她前兩天的68-67桿表現,取得的單獨領先之位,掀起台灣球迷到場加油的熱潮,第三天她打出72桿,還是跟柯達妹妹並列領先,讓最後一天到場加油的觀眾塞滿球場,連同組的球員都一直虧她,你好紅,這麼多人來看你比賽。那樣的情況直逼第一屆的台灣LPGA錦標賽,雅妮還是球后的盛況。

雖然最後薇淩掉到並列第6,但引起了媒體的爭相報導,還好有薇淩,拯救了台灣對LPGA比賽的熱情,薇淩表示,滿滿的現場觀眾,比美國的大賽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週的全力表現與面對媒體及球迷,她真的累壞了。連開球木桿都打裂了,隔週的日本比賽還延遲一天出發。如果要選出去年四次前十名的MVP,裙襬搖搖的第6名還勝過巴哈馬的第2名。

預約2019年的首勝

寫薇淩感覺像是在寫小潘的翻版,或是倒過來;畢竟,薇淩的資歷還比小潘多兩年。小潘是每年逐步地成長,薇淩也有了好的開始,但多花了兩年才重新到正軌。他們兩人在現階段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何時可以拿下首勝?湊巧的是,兩個人在巡迴賽上都算是小個子球員,擊球距離中等,要贏球真的需要自助跟外在因素的搭配。

相關的條件分析,我在小潘那篇文章寫了許多,在自身表現方面,同樣還是要多打出低於標準桿兩位數的表現。LPGA不同於PGA巡迴賽,相較上沒有那麼需要場場殺出低桿數,能有-10桿以上的表現,就有可能問鼎冠軍。

薇凌面對首冠的問題,她毫不猶豫地說,2019年的目標就是拿下首勝,跟擠進世界前50名。這很符合的她個性,她打從辛巡賽起就是這樣,樂觀且樂天,從不會掩飾自己的想法。有了2018年的穩定表現,她又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微笑自信,也讓自己可以靜下心來,好好地思考所需要的一切。

在過去盤整期的兩年,徐薇淩所需要的團隊逐漸成形,有了固定的揮桿教練、體能教練,哥哥也在台灣幫她打理經紀事務,許多場外的雜事可以交給哥哥處理,讓她有更多的心思放在比賽場上。或許,你會想說,需要心理教練嗎?這真的不容易,需要球員與老師有長期的信任關係才有可能,以薇淩的自省能力,她選擇聽聽前輩的說法,再加以自我驗證。她知道決勝的關鍵在第四天,是否能夠更穩定並化守為攻。

2019年薇淩選擇回台灣過農曆年,再從澳洲公開賽出發,接著春季系列賽的兩站。她不預設今年的行程安排,只是針對去年一有前10名就下滑幾場的情況,會在季中做微調,尤其是夏天密集的兩個月賽程,需要有捨才有得。也或許,新的球桿可以為她帶來更輕鬆的距離,體力負荷比較小,不需要捨場次就可以有更好的表現了。今年對於薇淩而言,就是期待高飛的一年;因為,她已經準備好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