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風下雨我不怕

Edited by Joshua Weng

「我們是艱苦賺錢,你們是花錢受苦。」年約六旬的阿桑桿弟,戲謔地笑道。

真的,我到底何苦來哉?一月初的北台灣,在氣象局發布低溫特報的一大清早,我們出現在林口台地的某座高爾夫球場上,迎接民國101年的第一場球。室外的溫度不到雙位數,厚重的雲層彷彿快貼近地表,綿綿不絕的細雨,不停地往你的身上招呼。那種冷,錐心刺骨,從逐漸潮濕僵硬的四肢漫到全身,冰鎮了我的血液與肥肉。這應該是個只適合窩在棉被裡飽暖思淫慾的日子,絕非頂著淒風苦雨逞強站上梯台的好天氣。

沒錯,這一切都關乎逞強,關乎男人的面子問題。

這是新年度的第一場球,這是彼此間早就嗆聲叫囂許久的開春第一戰。在昨天半夜傳來的簡訊裡,非常白話地寫著風雨無阻、不來就是龜孫子的挑釁話語。雖然我自認是個腦袋清楚、個性沉穩的聰明人,不過,高爾夫球就是能夠挑動你內心潛藏的原始爭鬥本能,讓你腦子發熱,即使明知前頭荊棘密佈,依舊一古腦兒往前衝。雖千萬人,吾往矣!

儘管手套已經溽濕,冰冷的雙手失去了感覺,且包覆著五件上衣與兩條褲子的臃腫身軀做不出漂亮的轉身揮桿動作;不過,既然應戰了,怎能央求鳴金收兵,這只會被視為是不戰而敗,舉白旗投降。更何況誰都能輸,但唯獨那位只有身材像pro、卻自以為球技像pro的老李,是絕對不能輸的。一旦讓他得逞,不消多久臉書上就會出現自吹自擂的炫耀文,在下次扳回一城之前,你將成為眾人眼裡的loser。「不會吧!連老李你也打不贏?」這故作驚訝實則輕蔑的問句,說明了一切。

雖然四人是旗鼓相當(或者該說同病相憐)的中高差點球友,但臨場的狀況與對於勝負的執念畫出了一條分界線。興致勃勃一如發情公狗的老李,一馬當先,迫不及待想把我們KO在地;可惜近洞情怯,短推總是過門不入(這不曉得是眼睛不好或者某方面的功能障礙所導致)。賽前放話最近都站穩90左右的孝維兄,大概來自熱帶的身子不適應寒冷氣候,從頭到尾都是陪打的份。至於前陣子亂到最高點的老陳,一開始就抱持著不要太糟糕就好的消極心態打球,你說,這還有競爭力嗎?

所以,我的主要對手只剩那位靠著壯碩身材唬人的老李了。還好,惡劣氣候讓無法卯起來咬牙切齒揮桿的我反而更加穩定,加上借來試打的那兩支Titleist SM4挖起桿真他媽的管用(後旋之強讓人懷疑這真的合格嗎),前三洞就賺了兩洞,心裡踏實了不少。接著一路打平到par 4第8洞,兩桿送到edge邊的老李,看著三桿才上果嶺但離洞口還有一大截的我與老陳,以及在果嶺周圍炒了好一會兒米粉才姍姍來遲的孝維兄,藏不住嘴角的笑意。呵呵,球是圓的,在我莫名其妙地灌進那記長達四、五十呎上坡下坡又上坡且右曲的救par推桿之後,呵呵,再四洞入袋。忽然間,我覺得,其實在這種冷死人不償命的鬼天氣裡頭打球還不賴。尤其看到某人信心滿滿準備聽牌卻硬生生被攔胡的洩氣模樣,那種痛快感,簡單一個字,爽!

想在逐洞賽勝出,你就必須適時打出好球。這一點,我在後九的par 3第16洞又辦到了。在這個累積四洞輸贏的短洞,我用小雞腿開出一記鳥鳥的低飛左曲球,小白球一路滾到果嶺邊的草坑,接著精準地切到洞口邊救par,然後看著老李再次短推失手,又是四洞入袋。而最後收尾的par 5第18洞,歪到隔壁球道的開球外加兩記小雞腿與精準的短切,錦上添花。

結果出爐,我贏了11洞,老李4洞,老陳2洞,孝維兄1洞。在新年度的第一場球痛宰對手,旗開得勝,是全身濕冷、手腳僵硬的最甜美果實了。

炫耀完了,總該有點啟發。畢竟,光耍耍嘴皮子還不夠,還是得寫出一些讓球友們心有戚戚焉的實用心得,不然,被認為得了便宜還賣乖、誇耀戰功又能騙稿費,那就冤枉了。我發現自己在惡劣氣候下反而總能打得特別好,關鍵就在於「認清事實」。因為知道在這種天氣下球根本打不遠,球桿也握不牢,所以,我會非常輕鬆地做出揮桿動作就好,不去管距離。開球,上球道就好;第二桿,靠近果嶺就好;150碼,用五號鐵打就好。於是,球變直變穩了,失誤減少了,這就是所謂「老人球」的奧義啊!而唯獨只有在狂風暴雨的惡劣氣候下,年近不惑的我才會認清自己已經不再年輕的事實,乖乖地穩紮穩打。

所以,老李,想贏我的話,下次挑個陽光普照的好日子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