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我的主場

Text by 伍慈任

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上個月底剛落幕,賽事辦得很熱鬧,也很出人意外。我之所以覺得意外,是因為今年初跟朋友提到台北就要舉辦世大運,當時絕大多數的回應都有點事不關己的感覺,也不知道世大運有什麼值得注意的焦點。

但是八月中旬賽事開始之後,一項接一項地冒出精彩的成果,這麼多年來中年大叔真的沒看過田徑場邊坐得滿滿的觀眾為台灣選手加油,或是排球場、籃球場塞爆了為中華隊吶喊的球迷,還有許多人一大早在比賽場地排隊買票,或在臉書上求票。不光是拿金牌、破紀錄的項目,好多大家平常不怎麼熟悉的運動競技,也看到了人潮,像安排在南港展覽館的體操,甚至安排在新竹竹北體育館的柔道、武術、水球,都有民眾購票進場觀戰。

這場原本不被看好的世大運到底怎麼成功的,未來肯定會有一堆人努力分析講出一些學問,有人甚至半諷半真地說,一切都是因為抗議團體在開幕典禮鬧得太大,讓選手一度無法出場,才讓世大運打開了知名度。這當然是可能的因素之一,但運動賽事最終吸引人的本質就在選手的表現,有時根本不是能否贏球或奪牌,而是在比賽果程中的拚勁和奮戰不懈的態度,認真地感動了觀眾,尤其是少有機會當「主場關鍵因素」的台灣球迷。這一場世大運不僅讓台灣選手十分享受在家鄉出賽的感覺,也讓觀眾球迷重新體驗到運動賽事的魅力。

回頭來談高爾夫,世大運高爾夫賽定義為業餘競技,參賽者除了必須是28歲以下的大學生(含應屆畢業生和剛取得大學入學資格的高中畢業生),下屆世大運參賽年齡更下修到27歲,而且不得為職業選手。對於高爾夫發展較久的國家,選派頂尖大學選手參賽不會太難,但世大運普遍參與的精神,讓有意願參加的選手都能出賽,實戰現場會出現球技水準兩極化的情況,這次世大運高球賽男子組個人賽前幾名都有每天低於標準桿6、7桿的實力;不過第一回合也出現某國選手前9洞就花了76桿的情況(後來他決定退賽)。認真在領先群裡拚搏的好手,其實在世大運還是可以見識到球技水準相當的競爭者。

由於世大運高球賽4回合比賽不設淘汰線,一百多位選手都要從頭打到完,每天賽事都是從清晨打到天黑,只要遇到濃霧大雨雷擊種種不利的天候,比賽就打不完,第4回合就是因為雷雨被迫取消,連決定獎牌得主的延長驟死賽都沒打成,意外讓台灣選手多拿一面銀牌。

說真的,高爾夫賽事在戶外舉行,八月的太陽熱到讓選手吃不消,他們還得自揹球桿或推車,在球場高低落差不小的坡度前進,真的很辛苦,跟其他室內運動項目比較起來,很難吸引觀眾到場。但是在整體世大運的氣氛帶動下,高爾夫比賽購票進場的觀眾人數還不少,這是另一個令人意外的結果,他們絕大多數跟隨著台灣球員前進,在球道旁、果嶺邊為選手加油打氣,讓我們的世大運選手感受到美好的一役。

當然我們這個社會總是不缺檢討別人的網民,有人指名道姓批評某某選手臨場表現如何,成績對中華隊沒有什麼貢獻,選拔、徵召大有問題之類的意見,在我看來,比賽競技固然是以成敗論英雄,但穿上代表隊球衣的選手,誰都希望自己是最後穿金戴銀的那位,誰都想打出低於標準桿30、40、50桿,可是高爾夫就是充滿這麼多變數,並不是找來世界業餘第一就保證可以拿金牌。

這次大家力挺自己的主場,與選手共同創造了美好的記憶,真心希望大家保持著熱愛運動的感受,拋開無謂的閒煩瑣事,繼續參與台灣的各種運動賽事。當然,下個月的裙襬搖搖LPGA台灣錦標賽,高球人別忘了自己的主場自己挺!來去為台灣女將們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