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掌控你的球技

我在關鍵球技部分的進步,幫助了我在七月份拿下英國公開賽,它們同樣也可以幫助你降低桿數。

 

鐵桿打法

  • 設定一個穩定的下盤

紮實的站姿是打好每一球的基礎,先確定你的也是

我轉職業幾乎已經20年了,擊球品質一直是我的球技基礎。盡管如此,偶爾還是會跑掉的,而問題還都是一樣,沒有一個穩固的瞄球動作。如果揮桿的基礎不穩固,你就無法旋轉跟釋放肌肉的力量,也會失去身體跟雙手臂的同步,上下半身也會脫序。整個揮桿動作就會變得鬆散跟沒效率。以下內容就是我一直在努力的。

我的關鍵想法是「站進去並在球上方」,這可以讓我的手臂自然下垂離開身體,讓它們有空間自由的儲備跟釋放力道。

良好的站姿可以促進協調的起桿動作,手臂跟身體是一起動作。

我以前瞄球都會站得有些太高直,一當這種情況發生,就會失去手臂跟身體的連結。

每個部位都應該同時到達頂點位置。良好的轉身有助於上桿停在一個中立的位置,肩膀因為穩固的下盤而完全轉動。

封面人物Henrik Stenson ,photos by ONEGOLF

用下半身啟動下桿,我喜歡下到這個位置再完全迴轉上半身。桿身中分右手臂,非常好。

更好的協調性讓我更加利用地面作用力,這種額外的穩定讓我可以放心地加速揮動兩手臂跟雙手。

沙坑打法

  • 用出最大的角度

整個過程都保持桿面開放是打沙坑球的關鍵

我不會說沙坑球是我的強項,但是過去幾年我確實因為沙坑救球贏了一些比賽。我在設定時是讓桿面對向右邊,你需要打得更高,桿面就要更開放。這有助於桿頭底下的反彈角在沙中作用。既然已經打開了桿面,上桿過程就要一直維持住。如果你又關回桿面,就會有打薄的可能,因為你是用桿面的前緣先碰觸到沙,這是最不想要的事。

現在,桿面打開並有信心地「釋放」桿頭通過球底下。你會很有效率地,將球周圍的一小片沙往洞口潑去。

史坦生說法

「打好沙坑球的秘訣就是整個揮桿過程要維持桿面的角度。用以下兩點來檢查你的收桿動作。1.桿身平行地面的時候,桿面對著天空。2.握把是對向皮帶扣環。」

推桿技巧

  • 瞄準對向才是關鍵

如果不能方正地瞄準,推桿的動作再好都沒有用

我得先承認,過去我的推桿是很亂的,這幾年才變得比較扎實。我發現不穩定的根本原因是,瞄準對向不正確。確切的原因是我的前手臂,再精確點說是,我的右前臂在瞄球時會往外伸出。這個瞄準的錯誤會讓我往洞口左邊拉,或者是過度補償而失誤到右邊,不管偏哪一邊,都是不好。

為何良好的瞄準很重要?它可以讓你推出純正的路徑,不需要在觸球時刻意操控桿面回正。對於瞄準的正確性有信心後,推桿動作就更有正向的想法與把握。

史坦生說法

「想檢查瞄球時兩前臂的對向,可用一支桿身或是管子橫在它們上面。就推桿姿勢,兩手臂互相面對,然後你就可以看它們的對向來自己確定,或是理想上,找個朋友在你的後方看。」

開球技巧

  • 利用地面槓桿來增加力道

透過地面的反作用力來穩定揮桿並加速過球

我以前的揮桿是,下桿時時上半身衝太快而太早拉起來,損失了距離跟準確度。我的開球跟打球道木有個關鍵想法是,雙腳踩下草皮以便從上桿轉換成下桿。這可以帶給我神奇的力道與穩定度的組合。

另一個關鍵點是,我的釋放。我喜歡完全釋放雙手臂通過觸球。當你過度使用上半身時,就像過去的我,會傾向於拖著握把通過球,這樣會每次都把球打去右邊。

史坦生說法

「因為巡迴賽場地的設定方式,在290碼處總是有障礙跟左右轉彎,我常會拿3木開球而不是開球木桿。當我必須開上球道時,一定就是拿出3號木桿。許多業餘球友打3號木時,球都擺得太靠站位的後方。把球往前擺一些,可以帶給你更多時間釋放桿頭跟回正桿面。」

「我在球場上所得體驗過最的大樂趣就是打萊德盃」

史坦生告訴本刊關於他今年夏天的驚人表現、他的動力高漲以及在贏得第一個四大賽後還不放鬆的原因

史坦生談…里約的奧運銀牌

「能參加奧運的開幕式是很好的經驗,看到其他項目的運動員,並跟瑞典的其他運動員互動。在球場上,那是對全世界介紹高爾夫的好地方,這就是奧運的美妙之處。你會接觸到不同的觀眾,我在比賽之後收到很多訊息是來自以前不看高爾夫的人,他們說因此愛上高爾夫。我的臉書有收到一則訊息是,『我之前從不看高爾夫,我這個周末就要來做新的嘗試,結果我看了十小時的高爾夫。』」

史坦生談…跟米寇森在土倫的對決

「這是當你身在其中時,一點也不會震驚的事。我們兩個互相把對方推到極限,鏖戰了有36洞左右,在球場上互相出招讓對方接。我們都很想要那個冠軍,也因為雙方而打得非常好。我很高興最後是由我勝出。當你聽到尼克勞斯跟湯姆華生稱讚我們的表現時,實在令人愉悅跟感到謙卑。」

史坦生談…打萊德盃代表隊

「我在場上最為享受的時刻是打萊德盃。那一周可以跟其他隊員分享一切的事情。2012年我跟賈斯汀搭檔的很好,今年也是。我很高興跟他同組出賽。」

史坦生談…從他的高爾夫英雄所得到的啟發

我的兩位英雄是巴列斯特羅跟佛度。當我狀況好的時候,我會認為我是他們的綜合體,開球上球道跟上果嶺的精準度像佛度,打沙坑球跟高拋球的神奇像是巴列斯特羅。很可惜,我的職業生涯跟巴列斯特羅是短暫相遇,只跟他打過兩次。當時他是在職業生涯的末段,打得很掙扎。比賽時他話不多,但有禮貌地送我簽名照,後來我給了媽媽。」

史坦生談…爭取聯邦快遞杯1000萬美金的企圖

「那種壓力可能不如你所想像的,我已經因為從事這個喜愛的運動而賺了很多錢,已經住在很好的房子且開好車了。所以,更多的財富不會讓我更高興。這聽起來有些好笑,但我真的不是為了錢而打球。」

史坦生談…面對低潮跟走出來

「我的職業生涯有兩次的低潮,任何在頂峰上的人誰又沒過低潮呢!誠心而論,要走出來就是要不放棄跟努力地練習。這種再起來的正向啟示是,經驗會讓你更加的堅強。我不是說我不會掉到世界200名,但是我知道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肯定可以再爬回來。」

史坦生談…為何他很少換球具

「一當我發現我所喜歡的,就會一直留用。我一直使用著Callaway Big Bertha 3 Plus球道木,已經超過十年。直到巡迴賽代表說服我,新的Diable Octane Pro可以帶給我多10碼,我才更換。從2003年開始,我的3木就一直用著Grafalloy Blue桿身。」

史坦生談..贏下英國公開賽的後續動力

「過去這段時間是我的生涯冰河期,但是我不會呆坐在那裡就接受它,或是自艾說:「好吧,就是這樣了,我玩完了。」高爾夫是一種你永遠不會達到最完美的潛能跟表現。我是有些完美主義的人,這會督促我持續向前,有時會成就我,也也會毀了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