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白球的高峰會

Edited by Nick Lin

潘政琮與胡金龍,兩位都是台灣上到美國職業最高殿堂的球員,因為高爾夫讓他們有了交集,在球場互相打氣與加油。

 

潘政琮是台灣事隔27年後又登上美巡賽的球員,胡金龍則是台灣第一位登上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內野手,兩個人相差六歲,因為球種的不同,算不上前輩跟晚輩;但相同的是,兩個人都是在美國奮鬥了十年,才登上他們心中的夢想舞台。他們兩人的條件在同期台灣球員中都不是最出色的,小潘是憑藉毅力與不服輸的精神打進美巡賽,胡金龍靠著優異的天賦跟速度闖入大聯盟;前者是以高爾夫為職業,後者是主業打棒球、副業打高爾夫,還曾經想把副業當主業;所以,當他們想見面交手時,一定是在高爾夫球場,而不是棒球場。

跟小潘球敘,一直是我很想但又不敢開口的事,因為職業球員在季後就是要休息,把球桿丟一邊好好過節;在知道小潘偶爾會下場打後,終於鼓起勇氣在臉書即時通留言給他,如果球敘有空位隨時通知我!或許一切都跟那個留言並沒關係,我突然接到胡金龍的電話,問我隔天跟小潘打球要參加嗎?開玩笑,當然好啊!在哪裡我都趕去,因為要跟美巡現役球員打球多困難啊!

球敘當天,胡金龍從台南老家上來,我從台北趕下去,來到苗栗全國花園俱樂部會小潘。全國是小潘在台灣唯一的主場,當年他們兄弟倆跟父親就是在二會館這塊粗草地練球的,我依稀記得潘爸爸督導著兩兄弟的情景。現在,二會館已經像個國外渡假村,而小潘也以美巡賽球員身分回到全國,景物人事都已非,但不變的是,小潘還是在此練球。小潘說:「我就是練練短桿跟推桿,全國的果嶺夠穩定且速度夠,在台灣我盡量都在這裡練球。」

 

遠與準的對決

兩位台灣小白球之光在第一洞梯台先禮後兵,他們毫無懸念地站到最後一個梯台,我是抱著學習心態而來,當然也跟著站後面梯台;至少,搶不到優先開球權,第二桿一定是我優先吧!

小潘的美巡賽平均開球距離是291碼,這跟我對他的球風印象差很多,真有這麼遠?胡隊長開球遠是不在話下,絕對是300碼起跳,而我也見怪不怪了,畢竟他是職棒球員,底盤穩且爆發力強,他的測試數據跟巴布華生一樣,我給他的球桿已經打裂了兩支。

第一洞由胡隊長先開,球飛出的聲音跟速度跟子彈一樣,的確讓小潘震了一下,「哇,好快的出速!」這種球速我相信小潘在美國看多了,只是訝異台灣也有這種怪物。看著小潘在沒熱身下,小動作輕鬆轉身開出,球的高度就是標準的美式球風,很高、滯空時間久、後旋少,輕易就到280多碼;而我的開球就像兩發高空煙火後的餘灰,不高不遠地墬下,果然取得的二桿優先權。不由得心中佩服著這位小英雄的距離,看看他再看看我,我年紀大他一倍、個子也差不多,我還有希望增加距離吧?有夢最美,高爾夫就是不斷的夢起與夢醒。

小潘當然不是我打過職業球員最遠的,台灣許多球員都還比他遠,但是小潘的揮桿最令我欣賞,非常平順地來回轉動,看不到手部的快速翻轉,反而是手放軟被動地釋放,這應該是最科學的打法。在剛開始幾洞,大砲胡金龍並未贏小潘太多,反而還會左、右偏斜,小潘則是一路輕鬆上球道,都在290碼上下。第二洞為了拍照請他打三球,結果去前面一看,三顆球幾乎在同一個位置。

胡隊長看著小潘的鐵桿上果嶺準度、果嶺邊的挖起桿,一直豎起大拇指稱讚,他說:「小潘的球進果嶺的深度跟高度都是在規劃中,該停就停、該滾就滾。」第一洞打短在果嶺前,小潘差一點切進;第三洞五桿洞兩桿果嶺邊,又是一切一推正常抓鳥。

小潘前年簽入富邦旗下,胡隊長的義大隊去年剛剛轉到富邦旗下,更名為悍將隊;巧合的是,兩人也都是Nike的簽約球員,小潘是高爾夫約,胡隊長是棒球約,兩人都用著同一套Vapor絕版鐵桿。桿弟很怕弄混,一直在認差異處,小潘開玩笑說:「我打PX6.0,他的7.0我可打不動!」

PX 6.0或7.0,這是一種鋼管桿身的品牌與硬度,俗稱的無節來福管,業餘者可以打到5.5就很好了,7.0已經不是人在打的了,小弟的第二次網球肘就是打6.5得來的。在全國的第五洞這個三桿洞,藍梯約175碼多一些,胡隊長拿著8號鐵一打,球依然狂叫飛上天,剛好上了果嶺;小潘拿7號鐵輕鬆一打,他的球跟胡隊長比起來像是無聲的導彈,卻每每命中目標,又是一個博蒂機會等著!在美巡的高競爭下,每天有四桿的進帳是正常的,這種桿數是小潘從大學時代就習慣的,他在NCAA的個人八勝,都是這樣贏得的。

下場打球就像是在下一盤棋,對手卻是你自己,小潘都先對球場做好功課,先預想好每一洞的每一桿怎麼打,下場就是照劇本走。全國球場對他來說走到哪都知道怎麼打,像是第四洞他就跟胡隊長說250碼處最寬,3木放到那裡就好;第六洞也是3木放到水前平台,第二桿才不會留太長。

第六洞是全國球場最難打的洞,但僅止是對於業餘球員;對職業球員來說還好,只是第二桿想留多遠來決定開球用什麼桿,小潘站在第二桿位置先用測距器量,188碼右側逆風、果嶺高起、旗竿中後,他考慮了很久。身為球評的我直覺地說,「是6號半吧!」手上就是拿著5、6鐵的小潘笑了一下,真的就是兩號之間。看來我轉播久了,猜得八九不離十,而小潘的號數我就是以美巡規格來猜的。

 

以最穩定的方式打球

看著小潘的揮桿很有效率,每一球都重複著一樣的結果,仔細觀察他幾洞後,我們紛紛跟小潘討教揮桿要領。小潘算是在台灣學球起來的,但是去到美國之後,他的打法完全改變,講究的只是簡單沒有多餘動作的揮桿,不需要用力打,也不需要克制速度,每一球結果都會相似。我在一個五桿洞請他用力打,他表示不會增加多少碼,所以沒有必要,即便是有時覺得他收桿動作好像有用力,球還是一樣放上球道。印象中他當天開球全上球道,上果嶺球有時因為旗竿在前,而放短在果嶺前。

小潘強調不用手加速、不刻意催距離,考慮到的就是賽期很長,一趟路出去就是六、七場比賽,尤其今年是他的新人年,只要可以打的一定都到,除非到了下半年積分夠好,才會開始挑場次;所以,保持體能很重要,他強調,「以我這樣的體型,用手打可以打多久?可能一兩場就累了!」累了就容易受傷,小潘很注重下場前的伸展跟每晚睡前的收操,就是要保持身健康。這論點就跟胡隊長給他的忠告一樣,保持身體健康才是球員最重要的資本。高爾夫跟棒球不同,不會有接觸的情況,全在於自己的保養跟揮桿方式。

不用手加速揮桿,那小潘的力道怎麼來?其實也不是什麼神功,在許多的教學文章都提過,揮桿的力道是要從地面往上傳導,最終才傳到手而後桿頭,而不是單方面手部用力揮動桿頭。力量要怎麼從地面上來?就是要往下踩讓力量反作用上來,左腰只是做啟動,下半身跟隨踩著地面轉,雙手一定要放鬆才能被動接收到力量,然後釋放給桿頭。

小潘示範了幾下動作,他提醒我們,踩地之後的力量是往上傳,而不是頂在膝蓋,不然膝蓋也會受傷。大家試著去仿照,只是下半身轉了,習慣的手部加速還是在,常常會打厚!直到第16洞那個下坡五桿洞,我開了一球覺得手腕有延遲的感覺,小潘看著球說,「這球遠喔!」下到球道一看,果然比較接近小潘的球了,而胡隊長往右邊打,遠到只剩100多碼!

不過,走下梯台還未到落球區前,我跟胡隊長刻意到左邊山谷去致哀一下,因為高志綱在慈善賽手滑把開球木桿甩下山谷,由於山勢陡峭無法下去撿,我們兩個刻意去脫帽致意,想不到小潘也跟我們玩起來,一起過來脫帽致意!高志綱你的開球木桿值得了,有高球與棒球大聯盟的球員來致敬。

我們三個人的球敘越玩越嗨,沒有一般配對賽的生澀,小潘打球也可以是玩耍的!但這一洞容我最驕傲一下,兩位大砲都是兩桿可以上的,卻都失手沒有一切一推,反而是我在果嶺前35碼,先切一個小潘誇獎的停球,再推進三尺的轉折博蒂,幸運地搶得下一洞先開球的榮譽,在兩大高空煙火的夾擊下,我自己點支仙女棒來慶祝。

提起短桿與推桿,這是小潘的專長,但就像看他的長桿一樣,還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還是都要雙手握輕,靠著肩膀擺動推桿,靠著轉身來切球。推桿手握輕就是靠上桿的擺幅來控制距離,出去的球比較會滾動,不需要用手去敲球,桿面設定好方正就是單純回正。我是在上一次慈善球賽就感受到輕握的好處,即便是下雨天也不會滑手。推桿的關鍵是在路線的判斷跟距離控制,動作本身就是簡單化。

相同的道理也用在短切上,就像上次小潘在教學營所示範的,設定好桿面,單純用轉身來動作,同樣也不用手部動作,要打出高拋或是低滾球,就是換球桿不換動作。胡隊長還跟小潘說,我的短桿師傅就是尼克,還當場切一球比師傅接近洞,冏!誠心來看,小潘的方式才是正道功夫,我們這種短桿算是雕蟲小技,偶有佳作罷了。

或許,你會想知道,胡隊長到底比小潘遠多少?小潘當天是當練球輕鬆打,胡隊長是在學功夫,兩個人的開球並沒有差很遠;先不用看胡金龍有多遠,小潘固定在290上下,能贏多少呢?只有在第10洞,稍微順風之下,胡隊長差一步就開上果嶺,小潘還是按部就班開才有顯著的差別,那種差距小潘在美國已經見多了,不會特別在意。因為一樣差50碼,290 VS 340跟240 VS 290,那是完全不同的層次的差距。

球敘就在大家玩開了的氣氛下結束,也算是了我一樁新年新願望。小潘的功夫真的看起來很平常,跟他的體型一樣不受矚目,但是那股形而內的力量,不是一般人所能參透的;如果加以換算成數據,他的內心力量像是開球有330碼,而當他戰鬥志上來時,他的身高像是190公分。這種心理素質像是美國英雄片的橋段,將在美國的職業巡迴賽上演,小潘有了新婚妻子林盈君的陪伴出征,讓我們祝福並期待小潘的躍起吧!

 

小潘的切球

不管是切高或是切低,都是一樣的動作原理,只用轉肩的高度來控制距離,雙手握輕且被動,善用桿頭底下的反彈角。一般過度用手操控的方式,容易形成切厚或切薄的情況;況且,面對美巡的快速硬果嶺,唯有手放軟的切球才有機會停住。

如果一時還不適應,小潘建議用右手單手揮動,去感覺一下轉身帶動的右手下桿,記得球跟人要離開足夠距離,好讓身體有空間轉動。

 

小潘的推桿

推桿是最不需要桿頭速度的球桿,不管你怎麼設定或者動作要領如何,雙手握桿一定要很輕,讓觸球時球好像吸入桿面,這樣的球出去才有足夠的滾動,而不是衝出。上下桿還是靠肩膀擺動,手不要有敲擊動作,只是輕握推桿,用肩膀擺動來控制距離。

 

小潘的全揮桿

這個全揮桿是不斷進化的結果,在小潘有限身材的條件下,讓動作做到最好的效率,握桿也改成比較弱勢來打出直球,方便兩邊做球。這個講究科學進化的揮桿方式,日後將會被廣為分析,為何一個小個子可以揮出美巡大個子一樣的速度,還兼顧精準度;於是,我們特地請到小潘的澳洲合作教練Tony Mah幫我們分析說明。

設定:身體比較像個金字塔,以前偏重在左腿,握桿中性且輕

上桿:上桿配合轉肩與手臂移動而曲起手腕,之前有點太晚曲腕,讓下桿時間點不好抓。

頂點:左手腕跟桿面的方向一致,並指向右肩膀

下桿:稍微往下掉的揮桿平面,讓球桿進入理想的路徑接近球。

觸球:桿面以著中性路徑方正接觸球,右腳貼著地往前翻,用開球木桿時身體或留在後方久一點,好讓球打高且低後旋。

送桿:用開球木桿時身體會留在後方久一點,好讓球打低且低後旋。

收桿:整個身體重量都在左腿,解釋何以這麼小的身體可以創造出這樣的速度。

 

 

Tony Mah

1987年轉職業,10年的球員生涯後轉任教練;18年前就認識潘家兄弟,期間因為國家隊訓練有些交集,開始密切合作是在2014年亞運,藉著影像拍攝軟體隔海溝通;最近一次見面是在世界盃後,用3D攝影分析小潘的揮桿動作。

發表迴響